热门关键词: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资讯

全国服务热线

400-5524-2945

bob体肓官方网站体育饭圈乱象调查

作者:小编时间:2024-06-06 05:49 次浏览

信息摘要:

  2023年9月25日,杭州亚运会乒乓球女团半决赛,现场观众为王曼昱、孙颖莎、陈梦等主力队员加油。王飞 摄   从4月23日起,多家互联网平台开...

  2023年9月25日,杭州亚运会乒乓球女团半决赛,现场观众为王曼昱、孙颖莎、陈梦等主力队员加油。王飞 摄

  从4月23日起,多家互联网平台开展为期3个月的“体育饭圈生态治理”专项行动。5月15日,国家体育总局公开表态,坚决畸形饭圈文化(粉丝文化的一种极端形式)侵蚀体育领域。此前,中国奥委会曾连续发文,呼吁社会各界尊重运动员个人权益,理性追星,避免不当言行,坚决杜绝饭圈乱象向体育领域蔓延。

  种种饭圈乱象已让体育领域受到侵害,乒乓球项目更是成了“重灾区”,国乒主力队员樊振东、王楚钦不堪极端粉丝的骚扰、跟拍,多次在社交媒体上发声——“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希望大家能尊重彼此的隐私”。

  若将时间回溯至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后,体育领域与畸形的饭圈文化还保持着距离。体育饭圈化到底何时起变得不可控?又在哪些领域严重影响到运动员的比赛、训练甚至日常生活?其中的原因、细节纷繁复杂,但并非无迹可寻。

  “我是××的球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大部分人更习惯于这样自我介绍。在他们看来,运动员对应的是体育迷(球迷、游泳迷、跳水迷、冰迷等),与饭圈有一定的区别。

  身为丁宁球迷的卢宇泽至今还记得2015年现场观看乒超联赛时的情形,观赛人数不多,但体验很好。

  卢宇泽喜欢上丁宁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丁宁决赛失利,当时还在上初中的她印象颇深,并就此成为一名“叮当”(丁宁球迷的昵称)。彼时,国内赛事并不多,与运动员见面的机会也很少,卢宇泽首次见到丁宁是2015年的乒超联赛,她在妈妈的陪同下赴现场观赛。

  卢宇泽回忆说,“叮当”可能是乒乓球圈最早的球迷群体之一,大家通过贴吧、QQ群沟通联络,2013年开始便陆续推出了球迷服、台历等周边,多为球迷会负责人自掏腰包、为爱发电。

  当时的乒超联赛上座率并不高,主场甚至会向球迷免费赠票。即便售票,价格也很便宜,不仅能在上午观看运动员的训练,赛后也能近距离向运动员要签名、合影。“叮当”球迷会曾为丁宁举办过生日会,丁宁主动提出,每一位球迷都能合影、拿到签名照。

  从事体育新闻报道多年,在记者印象中,2016年以前,运动员与体育迷之间的距离、互动程度保持得“刚刚好”。每逢国字号队伍出征、载誉归来,在国家体育总局的运动员公寓外以及首都国际机场,会有部分体育迷在场,但应援方式仅限于说一声加油或恭喜,最多送一束鲜花,求合影、签名的人很少。

  为何后来体育迷与粉丝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甚至被归入饭圈?主因是运动员的破圈,而转折点就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

  2016年8月20日,国乒队员许昕和樊振东从里约奥运会抵京。图/ICphoto

  2016年8月20日,在里约奥运会上斩获4金2银的中国乒乓球队载誉归来,近千名球迷聚集于首都机场T3航站楼国际到达口。为了维持现场秩序,机场方面安排了数十名安保人员,甚至封锁了部分自动扶梯,以确保国乒队员顺利抵达接送车辆。当队员们出现在国际到达口时,很多球迷一拥而上,不少队员在教练、安保人员的护送下,一路小跑着离开。

  里约奥运会,张继科、马龙、丁宁、李晓霞等队员以及“不懂球的胖子”刘国梁都圈粉无数,这才有了难得一见的千人接机场面。在那届奥运会上,郎平、朱婷、吴敏霞、傅园慧、林丹、苏炳添等人都是各自项目的明星将帅,一时间受到外界热捧。

  据记者观察,在里约奥运会的前几年,无论是乒乓球还是女排、跳水、游泳等项目国家队回国,接机的球迷数量最多也就几十人,人少时还没有队员、记者数量多半岛·BOB官方网站下载

  正是从里约奥运会开始,多个项目的运动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支持者,喜欢运动员的不再是单纯的体育迷,原本对体育知之甚少的粉丝大量涌现,规模越来越大,更多的应援组织也应运而生。

  刘敏成为宁泽涛的粉丝便是因为里约奥运会,她起初只是觉得宁泽涛的气质、外形条件好,成绩也比较出色。加入应援会后,刘敏很快成为负责人之一,并迎来最重要的一次应援活动:2017年天津全运会。

  刘敏当时主要负责与票务公司联络,为应援会的粉丝集体购买门票,尽可能将所有的粉丝聚集在一起。应援会提前制作了大量应援周边,只要购票观赛,无论是否是应援会成员,都能领到基础款的礼包(贴纸、扇子等),应援会的粉丝领到的礼包更丰盛,部分经济条件好的粉丝还主动给应援会赞助经费。

  2017年9月3日,天津全运会,宁泽涛的粉丝排队等待入场。图/ICphoto

  在刘敏的印象中,当时的应援氛围还很和谐,年龄较大的粉丝制定大方向,年轻的粉丝也很遵守秩序。为了表达应援会的诚意,她们还向宁泽涛的队友、赛事工作人员和记者赠送部分纪念品和手写感谢信。

  直至彼时,大部分粉丝对运动员的应援还保持着理性,不同场合的秩序也尚未失控。

  体育破圈早有先行者。2004年雅典,刘翔破奥运会纪录夺得男子110米栏金牌,举国为之沸腾。在首都国际机场走下专机后,时年21岁的刘翔被媒体的“长枪短炮”包围。彼时,一脸青涩的他在简短接受采访后,瞅准空隙一溜小跑,轻松跨越停车场的矮护栏后,消失在接机记者的视野中。

  从雅典到北京,从伦敦到里约,十几年过去了,当年刘翔可以用他标志性的跨越动作躲过外界的干扰。但后来的运动员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当运动员的粉丝基数、规模越来越大,有效的管理便越难以实现。当恶意满满的言论失控之际,社交媒体上的撕裂感也越发不可收拾,向体育领域侵袭的饭圈文化,成了运动员难以跨越的“铁栏杆”。

  最初,贴吧是体育迷的主要聚集地,大家通过发帖和评论,分享运动员的点滴,并加入不同的QQ群,组成各自的圈子。随着粉丝越聚越多,QQ群的形式得以保留,但发声的主阵地逐渐转移至微博,各大粉丝群体开始争夺话语主导权。

  一位运动员一般不会只有一家应援会,在微博上,不同应援会起初会为“谁是最权威的官方应援会”吵得面红耳赤,类似的争端后来发展至线下。举例来说,当运动员参加商业活动时,从到场的粉丝数量、易拉宝数量到周边的多样程度、应援气势,不同应援会会憋着劲一较高下。

  如果说同一位运动员的不同应援会之间只是内部矛盾,那不同运动员的粉丝之间早已不是意气之争。

  当某个饭团(粉丝团体)支持的运动员“遭受不公正待遇”时,大粉(有号召力、影响力的粉丝)会带头在社交媒体上控评(用统一文案控制评论内容和方向)、刷转发量,更有甚者会攻击其他运动员、裁判员、俱乐部、国家队甚至主管部门,进而演变成不同饭团之间的互撕谩骂。

  也有粉丝“反其道而行之”,由于同时喜欢两位运动员,各种CP粉(CP为英文couple缩写,意为情侣或一对组合)组织应运而生,不仅在社交媒体上创建专门的账号,分享相关照片、视频,还会在各大评论区发表“洗脑式”言论,也有粉丝创作同人文(指包含CP元素的二次创作)广泛传播。

  林高远的资深球迷哆啦美对CP的玩法更是经历了转变,“我原来磕过圆满的CP,但后来磕自己了。”

  梦梦曾是一位专业乒乓球运动员,2013年的直通巴黎世乒赛首次关注到樊振东,成为“小胖”的球迷,过去十余年曾多次线月在澳门举行的国际乒联单打世界杯,梦梦再次赴现场观赛,场内外的部分饭圈乱象让她忍不住吐槽。

  进入比赛场馆前,场外不乏国乒队员的CP粉,“领应援周边即认为该CP为真”的宣传口号让梦梦十分不适。场内粉丝的部分不文明行为,也让梦梦非常无奈,运动员发球时有加油声干扰比赛,固定位置的闪光灯不时出现且多次劝阻无效,不同粉丝间为争加油声高低进而争吵、谩骂甚至攻击运动员。

  对于“社交媒体的集体留言转发、刷评论区”的行为,梦梦非常不解,她觉得体育圈变了味儿。面对CP粉的各种离谱操作,她更是深恶痛绝,“看球很多年,这两年的观赛体验越来越差。”

  作为国乒队长马龙的球迷,宋雪宁曾有一段时间主动翻译国际乒联官网上有关马龙的文章,分享到社交媒体上,也曾到线下直播一些没有公开转播的马龙比赛,她想以类似的方式支持运动员。而面对如今社交媒体上的刷量控评、恶意攻击半岛·BOB官方网站下载、互撕谩骂,她只能无奈地表示,“太过疯狂,不知为何演变成这样?”

  过去一年,樊振东的成绩经历了起伏,场外的干扰多少影响了他的训练备战。图/新华社

  “出××出发、到达hb(航班缩写)”,在微博“国内航班”超话内,售卖、求购运动员航班信息的并不少见。

  在“追星代拍周边中转”超话内,“接××到达dp(代拍缩写),可fo(直拍英文缩写)可视频”等信息也不在少数,有人会注明代拍的相机型号,配上以往拍摄的图库、视频截图,甚至还会为不同的视频画面附上具体的文字说明。

  在丁宁退役前,卢宇泽也曾多次参与接送机,用自带的相机为丁宁拍照,“当时会有人给我私信,问照片卖不卖,我心想这有啥可卖的,也没搭理过。”作为球迷,卢宇泽不知道也想不通这背后的隐情。

  前些年,“黄牛”会公开售卖运动员的身份证、手机号信息,部分软件可以通过以上信息查询到已订航班或高铁。即使运动员开启“行程保护”功能,“黄牛”也能通过某些渠道查询到具体行程,转而售卖航班、高铁信息。运动员身份、航班信息的售价有的几十元,有的上百元,其中也有“假黄牛”浑水摸鱼,收钱后直接玩消失。

  作为体育圈资深粉丝,吴可昕告诉记者,代拍也是类似的“盈利模式”。获得运动员行程信息后,不论是机场、酒店还是训练场所、比赛场馆外,只要是能拍到运动员的地方,代拍者会先拍摄照片或视频,然后先将素材打码或模糊化处理,紧接着迅速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公开叫卖。

  求购者中既有粉丝,也有自媒体、营销号,照片既可打包售卖,也可根据预览图自行挑选,甚至能够独家售卖(代拍不再转卖他人);视频则根据长度、质量、角度等因素定价。代拍的整体价格并不固定,一次接机的照片打包售卖大概在两三百元,如有CP同框,价格可能会高出不止一倍。

  早在2021年10月,中国奥委会曾发表声明,批评了个别粉丝在机场等公共场合拉扯、推挤运动员的过激行为。樊振东、王楚钦等运动员也曾多次发文,抨击跟拍、代拍等饭圈不良风气,呼吁大家尊重隐私,保持距离。

  以樊振东的遭遇为例,其身份证号曾被恶意传播,行程信息被泄露,名下手机号收到骚扰谩骂信息,还多次遇到跟机、代拍等严重侵犯隐私行为,甚至有人非法侵入其酒店房间。以上饭圈陋习甚至违法行为有的是个人极端行为,也有个别自媒体、营销号为赚钱而故意为之。

  宋雪宁称,自己在线下见到运动员时,能够冷静地保持距离,但确实有很多疯狂的球迷做不到这一点,也多次见到过跟车、追车等行为。

  其实,在机场等公共场合做出拉扯、推挤运动员等过激行为的也不全是粉丝。吴可昕透露,如果说跟拍、代拍拉扯、推挤运动员是为了好的拍摄角度,还有人是为了索要签名而不管不顾,不管签在什么地方,都能拿出去售卖。

  记者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查询某些运动员的关键词,售卖商品大多是签名物品,亲笔签名照的价格从15元到100多元不等,签名球拍售价大多在200元至1000元,天价签名球拍则高达数万元。有商家特意注明:“所售均为明星本人签名,可随意对比官方字迹,笔迹可用酒精擦拭。”该商家还做出了“保真”承诺:“本人娱乐传媒公司工作,经常参与明星见面会、商业代言等活动,工作关系拿到的,绝对保真。”

  此外,部分自媒体、营销号的赚钱模式更是五花八门。通过代拍购买照片,通过画师购买Q版画像(漫画的变形夸张形式,特点是头大眼睛大),既可以在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吸引流量、增加粉丝,也会制作成钥匙扣、台历等周边售卖,价格大多在几十元至近百元。有的自媒体还会在接机、比赛现场等场合直播并接受打赏,而直播账号的橱窗内基本都是自制的周边,部分周边的售出数量可以达到上千件。

  当越来越多的运动员破圈,很多运动项目的关注度得到明显提升。从某种角度讲,这确实有利于项目的整体发展,但畸形饭圈文化的侵蚀也不可忽视。

  宋雪宁记得,某次乒乓球全锦赛线下观赛时,她看到很多国家二队甚至省队的队员都有了球迷组织,甚至会给现场观众免费发放应援手幅等周边,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更多的观众支持他们喜欢的运动员,这是好的一面。

  至于愈演愈烈的饭圈乱象,宋雪宁认为,从运动员的发声到媒体的引导,都非常重要,如果条件允许,应援会的建制、运行也应得到规范化管理,“球迷就是球迷,希望给运动员自由空间,专注于赛场。”

  随着宁泽涛的退役,刘敏早已不是应援会负责人了。在她看来,前些年的体育饭圈行为,虽有线上非理性的应援行为,但起码大家在线下观赛时比较守规矩。刘敏认为,运动员的身份比较特殊,不太可能利用经纪团队、安保人员等维护行程安全、制止过激行为。她建议,是否可以根据运动员的粉丝规模大小,由国家队出面为运动员配备团队或者工作人员,在运动员出行时给予最低限度的保护?

  “虽说很难杜绝粉丝跟拍、追车这种极端行为,但这种保护运动员的‘私人订制’,起码能在很大程度上起到隔离效果和震慑作用,以免让他们受到更多打扰和侵害,毕竟运动员是体育项目的核心资产。”刘敏补充说。

  对于乒乓球等体育饭圈化“重灾区”,应该给予运动员出行时最低限度的保护。郭延冰 摄

  卢宇泽刚成为丁宁球迷时还是中学生,如今已走上工作岗位,集体观赛、办生日会等都是很美好的回忆,还在应援会内认识了很多朋友,正向反馈多到数不清。对于目前互撕谩骂、“大粉”带头攻击、花大价钱追星的行为,卢宇泽直言是“乌烟瘴气”,“不排除有的粉丝因年龄较小、被错误引导等因素,希望他们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能理性追星,一定要给运动员足够的空间。”

  梦梦则更希望线下观赛氛围回归竞技体育的纯粹本质,“大家喜欢一个项目、一位运动员,主要目的应该是为生活增添乐趣和正能量,而不是在观赛时影响运动员的发挥,故意搬弄是非让舆论发酵。我们应该给运动员更干净、舒适、安全的比赛环境。”

  记者/徐邦印 编辑/王春秋 校对/陈荻雁 (除卢宇泽外,本文受访者均为化名)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体育纪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