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每一块小鲜肉都能成为老腊肉
  • 发布于 1个月前
  • 83 热度
    0 评论
  • CRITV
  • 0 粉丝 6 篇博客
  •   

鲁迅说,所有的老腊肉,曾经都是小鲜肉,但并非所有的小鲜肉,都能够成为老腊肉。因为,大多数小鲜肉,都经不起腌熏,不到一天,就变质了。


2017年。
那是一个夏天。
有一位青年,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刮起了一股龙卷风。
这阵风将长久以来潜伏在地下的说唱音乐吹上了台面,吹进了全国亿万观众的眼睛,更吹遍了华夏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史称“中国嘻哈元年”。


彼时,他正深陷约炮风波而无法自拔,急需一个正面的人设来洗刷“冤屈”。毕竟干他这一行的,除了漂亮的脸蛋之外,最值钱的,莫过于“屹立不倒”的人设了。一个艺人可以目不识丁,可以品行不端,甚至可以吃喝嫖赌,但是绝对不能没有人设。唯有人设,才能带来源源不断的粉丝,他们才是消费艺人衍生品的主力军,我们俗称“韭菜”。从活动主办方的角度来说,推出这个节目,当然也不会仅仅为了“情怀”,提升收视率和资本收益率,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


而保证收视率的定海神针,莫过于流量了。要产生巨大的流量,节目的评委本身也得站在流量风口才行。什么样的艺人才自带流量呢?


首先,你得有人气,否则收视率无从谈起。其次,你得有话题性,最好是能动不动就上个热搜,在吃瓜群众嗑瓜子之时,顺带把节目给推广了,一举两得,还省了推广费。虽然彼时说唱音乐相对小众,但也不乏卧虎藏龙之辈。然而能够同时符合上述2个条件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或者说,连毛都没有。

于是,节目组将目光投向了他。


而他缺的也是这样一个证明自己实力,顺带洗白人设的机会。
是时势造英雄也好,俊杰识时务也罢,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来了。

带着他的“freestyle”,操着满口“skr”,怀揣着“为中国说唱做贡献”的豪情壮志,自带由万千少女的宠爱凝聚而成的流量池,他来了。


至于他的说唱技术如何,够不够real,是否懂Hip-Hop,那都是细枝末节。
在娱乐至死的时代,流量就是金钱的通信证。

如果一定要我评价他的唱功,我只能说还行。


大家可别误会,这里的还行就是不错的意思。毕竟你无法苛求一个靠脸吃饭的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就像你无法要求一个程序员写出没有bug的代码一样。


与其强人所难,不如降低自己的心理预期,接受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总之,这里的还行,绝对不是贬义词。


本来他的定位就是流量担当,只要能引起话题,提升收视率,使命也就算完成了。
可是他偏偏不信命。
明明可以靠脸走完全场,他偏偏要靠实力教选手做人。
令人尴尬的是,整整一个夏天过去,除了“freestyle”火遍天南海北,他在这个舞台上似乎也没留下什么印记。
更要命的是,由于装13过度,连说唱圈的前辈都看不下去了,纷纷站出来diss他。
有人说,他“想用嘻哈来洗人设”。
有人说,他的“说唱技术,根本比不过王嘉尔”。
有人说,他“不懂说唱,只会抓人家的小失误”。
有人说,他是“外强中干的流量鸡肋”。
有人说,他的人设只是“一坨好笑的鼻屎”。
有人说,他的“韵押得跟屎一样”。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先不说这些圈中大佬的评价是否客观,按理来说,被人按在地上摩擦,理所当然是要diss回去的,如果他真如自己所言,尊重说唱文化的话。


本来diss track只是一种态度,也可以说是一种对说唱文化的respect,讲究的是real。

可就连这么基本的底线,他都没法坚守。


在家寝食难安憋了几天,好不容易憋出来的diss track,还是让圈内人士抓住了把柄。
明明发出来的是经过精良制作的音乐,他硬是大言不惭地说——

在专业人士的火眼金睛下,他的丑态暴露无遗。
无奈之下,只能草草收场。
下一次回应,只能丢出一首《破碗馊面》来博取路人的同情。
而且还是在半年之后……
如果说之前的diss track还能勉强算是一种态度的话,那么《破碗馊面》的问世,则彻彻底底掀开了他的遮羞布,将“流量鸡肋”的里子公诸于世。
diss只是一种切磋,现在他连切磋都不敢了,直接摆出一副“我宽容大度,不跟你们一般见识”的姿态,牢牢地占据道德和舆论的制高点,更赢得了一群吃瓜群众的拥护。
可以说,他以一己之力打破了说唱圈“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优良传统,开启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新纪元。
因此,说他改变了中国说唱,丝毫不为过。


2019年。
那是又一个夏天。
有一位青年,在中国的科幻电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彼时,《流浪地球》珠玉在前,虽然毁誉参半,但是也不乏拥趸者,更重要的是,票房成绩亮眼。
也许用票房来作为电影好坏的评判标准不太合适,但至少它从侧面反映了电影的受欢迎程度,以及观众的审美取向。
作为中国电影史上票房排名前五的电影之一,《流浪地球》无论如何都是后来者难以逾越的高山。
在这样的背景下,要想拍出票房媲美《流浪地球》的新作,绝非易事。
毕竟中国科幻电影的土壤才刚刚开垦,要想结出累累硕果,少不了日月照耀和风吹雨淋。
能差强人意就不错了。
这应该是大多数人对后来者《上海堡垒》的期望吧。
但即便观众的期望值一降再降,《上海堡垒》的成绩还是远低于及格线,无论是票房,抑或是口碑。
令人尴尬的是,《上海堡垒》的票房不是从一开始就一蹶不振的,而是从上映后的第二天才开始崩盘的。
也就是说,在上映之前,还是有不少观众对其心存幻想的,无奈口碑太差,从第二天开始,就没几个人肯花这个冤枉钱了。

这样的成绩,不知被誉为顶级小鲜肉的他,看了之后会作何感想。
曾几何时,像他这样的流量明星,几乎是高票房的代名词。一部电影,无论剧情如何弱智,主演的演技如何粗糙,人物设定如何僵硬,只要顶着流量明星的光环,总能忽悠万千粉丝来为票房买单。
资本市场对流量明星的追捧程度,从武媚娘的上亿罚款可见一斑。
然而随着《上海堡垒》的崩盘,这个百发百中的魔法似乎失灵了。
到底是他魅力不再?还是另有隐情?
众人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但七嘴八舌之中,将矛头指向他的声浪不绝于耳。
就连想靠他提振票房的导演也直言不讳:“我用错了他”。
我望着眼前这个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悬胆、唇若涂脂的俊朗少年,不禁陷入了沉思:如此倾国倾城之容颜,观众没理由不买账啊?
在我愁眉不展之际,我的好朋友杰哥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
我缓缓放下镜子,打开微信,扑面而来的是如下的表情包——

我看了一眼,脑海中随即蹦出许多词语,有唱,有跳,有rap,还有篮球。顺着这些词语按图索骥,我突然茅塞顿开,对于他失宠的原因,有了一番新的见解。


在唯利是图的资本家眼中,流量明星并非不可替代。相反,他们就像是流水线上批量生产出来的标准化商品,每一个都是为了迎合消费者的喜好而被制造出来的,因此,毫无稀缺性可言。


今天流行A潮流,那么迎合A潮流被制造出来的商品理所当然地会成为爆款。明天流行B潮流了,那么按照A潮流设计的商品大概率会无人问津。
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何英俊潇洒如他,也会有观众不买账的时候了。
那么,有没有法子能够长盛不衰呢?
还真没有。
但是延长保质期的门路还是有的。

无非就是磨炼演技,修炼唱功,把娇滴滴的小鲜肉慢慢榨干,再熏成老腊肉,不说永不过期,起码存个三两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代价则是放低身段,摸爬滚打,忘了自己的盛世美颜。锤炼个三五年,即使成不了老腊肉,那也能做成肉干,口感还是不错的。


这道理老妪能解,你懂我懂他也懂。只是,如果嘟嘟嘴、撅撅屁股就能挣得盆满钵满,谁又会费心劳力去挣那辛苦钱?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在他脸上撒一泡尿。


说到底,人民群众并非嫉妒流量明星的盛世美颜,毕竟长得好看也不是他们的错。人们看不惯的只不过是他们才不配位,占着茅坑不拉屎罢了。


如果你热爱说唱,那就老老实实把韵押准,把词填好,别端着破碗馊面就出来丢人现眼。如果你是一名演员,那就好好锤炼演技,别浪费了大好的资源和观众宝贵的时间。


人民群众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并不需要什么山珍海味,只要简简单单的家常小菜便可下饭,可你要是端着破碗馊面出来,告诉他们,这就是你们要的菜。对不起,这面我们不吃!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