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愿你饱览群书,归来仍是屌丝
  • 发布于 1个月前
  • 79 热度
    1 评论
  • Artemis
  • 2 粉丝 5 篇博客
  •   
我认得不少励志大V,他们的鸡汤都有同样一味料——开书单。看书为了啥?有人说的是“增长知识、开阔眼界”之类的片儿汤话,有人想的是“黄金屋、颜如玉,打怪升级的职场路”,希望在书中按图索骥。那么,到底读书有这么大用么?

偷眼瞧瞧你身边,准有这么一位:他饱览群书,博古通今,上知五百年,下通语数外,从左传尚书到稻盛和夫,从灭鼠运动到学前教育,说起来都是口吐莲花,滔滔不绝。看架势是为拯救地球而来,给个县长都不换。 

不换没错不过是人家县长不换。哪有几个隐钓溪的姜子牙、不得第的吕蒙正?就算是给他机会施展抱负,八成也就是在一边在故纸堆里翻答案,一边在自命清高中冷眼看人罢了。当然,把他包装成草根学术明星,在百家讲坛露露脸,我看倒是比于丹奶奶靠谱。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今天商界的执牛耳者,什么盖茨马云乔布斯,也未必那么擅长读书。其实,说到读书的用场,最重要的是在被窝里,其次是在村东头,最后才是在刀刃上。

读书最大的用武之地,是在被窝里。支撑人类活下去的主要精神动力,就是意淫。每人都想在被现实强暴以后,像小孩子捡到根木棍自封齐天大圣那样,于想象中找回点儿尊严。当众跳大神,固然是不体面的。怎么办呢?往被窝里一钻,脑海中浮现出立几个梦中女神,马上就能跟她们左拥右抱;意念里给自己黄袍加身,马上就可以母仪天下,治国安邦了。

可是,女神形象和称帝流程上哪儿编去呢?别忙,各类文艺作品为意淫提供了最佳素材:把《泰坦尼克号》刷上三遍,真挚的爱情就要劈头盖脸砸下来了;听听经济学家的有声课,账上那两万存款就能平白生出几个零来;桌上摆一本《乔布斯传》,自己还完按揭以后也能成为改变世界的奇才了。当然,这些都发生在被窝里。

别太当真。大多数情形下,读书,跟看电影打游戏一样,就是单纯地为了爽,或者叫愉悦身心。而其他种种诸如提升智慧、增长知识之类的功利作用,大半是美好的意淫罢了。你想看《知音》学成情圣,看《故事会》学成社会学家,想瞎了心了吧你?

当然,这不是说读书无用。读书,本来就应该是一种非功利的心灵游戏,它不会让被窝里的幻想成真,最多悄悄地影响你的性情。正如古人所云:“温柔敦厚,《诗》教也;洁静精微,《易》教也......”读什么书,就是要在愉悦中,把自己变成什么样的人。对个人来说,这往往没有立竿见影的功利价值,只是从宏观上降低了某种社会成本。

除了在被窝里自嗨,读书还有一样重要的实用价值——茶余饭后,蹲在村东头吹牛。男人聊天,不在乎什么结论,主要为表现自己多知多懂。就算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只要知道得比你多我就爽,就产生了两院院士一样的优越感。所以你会时常看到,在田间地头、小区楼下、茶水间里,几个老爷们为了普京的小姨子爱不爱吃老干妈之类的事争得面红耳赤。倘若再有个女士在侧,他们更要兴奋得红光满面了。

当然,有理不在声高。说服对方的捷径,就是拉古人垫背,找书上的观点为自己撑腰,这叫做“六经注我”。鲁迅之所以逮啥说啥,其实只是无意中成了帮人吵架的打手。你想想,当某甲某乙为了卤煮该不该搁香菜争得急赤白脸的时候,你在一旁笑容可掬地背出王世襄的宫廷卤煮配方儿,是不是有一种智分二牛的强烈快感?书读的多了,认得的专有名词和外国人名多了,辩论中很容易对对手形成降维打击。

不过,这依然没什么卵用,你就是在村头骂败了众老铁,让他们一个个羞赧而逃,也不过是蹬自行车回家,热热中午的剩饭吃了了事。将来唯一可以回味的机会,是多年后,趁着孙子认了些字还没上学,撇岔拉嘴地给他讲讲当年自己舌战群农的英勇事迹。

什么,你们可不是在村头上扯淡,是在暗香浮动的会所里品茶论道?那tm也一样是扯淡!比起隔壁屋打麻将那几位,你们只不过多交了一壶金骏眉的智商税罢了。就算你们饱含泪水地惦念天下苍生,煞有介事地纵论文人雅趣,所有的结论,也不过是化作了最有禅意的排泄物——屁。

很多人也包括我,都落到了这样的窠臼里,以为满腹经纶就能成为社会栋梁,其实只是赢了些嘴仗的盲肠。那么,读书到底能不能用在刀刃上,解决实际问题呢?当然可以,只不过这种书要精挑细选。

教育是个反人性的过程。最无奈的是,只有那些接受过程相当痛苦的书,才能真正让你有所提高。想想这么多年,从一年级到大学,有哪本教材让你觉得不看就寝食难安的?而所有看起来云淡风轻的读物,本质上都是你成年以后,对自己的智商进步不再抱希望,而选择的《知音》和《故事会》而已,于是,也只在被窝里和村东头用得上。

当然,同样一本书,带着钻研的态度去深究,让接受过程痛苦起来,也许就变得有用了。举个例子,《芥子园画谱》这书,幼儿园的孩子也能看,中央美院的学生也能看,可是看的过程与结果,恐怕是大相径庭了。

知道了该读什么书,还要深谙一明一暗两个要义,才能把读的书用在刀刃上。

明的要义,是要边读边练。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其道理很简单:文字的表达能力是很弱的,而人类接受信息的过程,经常是多模态的。我们没办法向一个盲人说清,红色是什么样的。同样是金字塔,听导游白活,看书上介绍,到现场转转,恐怕心中所见并非一物。

对于有点门槛的知识来说,如果你根本没有实践机会,那么别指望学到什么干货。想靠啃了几本宏观经济学就纵论产业政策,或者靠刷西瓜书习题成为人工智能专家,花了再多精力也必然收效甚微。还是削尖了脑袋,先去找个真刀真枪见应用的实习机会吧!在实践中建立了对问题立体、全面的感知以后,书中的要决才会像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跳落在你的脑中。

暗的要义,是要边读边忘。

如今,知识更新速度极快。十几年前,语音识别技术是个大工程:又要懂人耳听觉特性,又要会GMM、HMM、决策树,还得懂鉴别训练。好不容易都学会了,这两年深度学习一上,才发现都没用了。对一个祖传手艺的老专家来说,那滋味就好比有一天,银行突然宣布你账上的存款都直接换成冥币了。围棋也是一样,在AlphaGo横扫棋坛以后,大家才无奈地发现,原来许多流传了上千年的定式、棋决,可能根本就是错误的。

当先进的理论与你所学有冲突时,该怎么做呢?我们从小听惯了“兼容并包”、“百花齐放”这类和稀泥的话,总想着采百家之长,做一个“折箩式人才”。当然,如果是对未有结论的探索性领域,或者无标准答案的人文艺术领域,这么做没错。怕就怕对那些已有明确结论的事情,你还要抱着被淘汰的东西不放,心甘情愿做它的殉葬品。

做到这点太难了。一来,人的本性无法接受自己突然由专家变成了傻逼,让一帮晚生后辈指手画脚;二来,既有体系往往藏了巨大的利益:旧知识连根拔了,那些重点实验室、教授和科研经费怎么办?所以,咬紧了牙关,也不能承认自己的知识落伍了。

反过来说,谁能在接受正确的新知识时,坚决否定自己的旧知识,谁就能快速成长,这才是学习能力的关键。抛弃旧知识,也是个反人性的过程,甚至比接受新知识更痛苦。然而,如果做不到这点,读书越多,脑子里越是一团浆糊,临事总是在各方理论棒喝下不知所措,学术上称为书呆子。

你看看,有用的书读起来痛苦,还得边读边练、边读边忘。这么纠结的事儿,还是别太拘泥了。想靠读书在人生路上打怪升级,并不是条近路。所以,请忘掉那些功利的目标,慢慢地放松、慢慢地抛弃,把读书当成一项纯粹的心灵娱乐吧!只不过,先要劝自己接受一个事实:就算你饱览群书,归来还是个屌丝。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