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序员中常见的四种主义者
  • 发布于 2个月前
  • 191 热度
    1 评论
  • Kindle
  • 0 粉丝 34 篇博客
  •   
为什么要学编程?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理由。当你第一次成功运行“Hello World”时,你已经步入了这个全新的世界。

那时的我们犹如初生的婴儿,敏感而用力地感受着这个世界的一切,所有事物都是那么新奇和精妙,让人发出由衷的惊叹。

但是渐渐地,当编程成为我们的职业,我们似乎从它的朋友,变成了它的仆人。日复一日地忙碌,只为从它的手中,赚取一些酬劳。我们好像再也没有为写程序而感到兴奋,再也没有那种创造时的快乐了。

回顾初心,是什么变了?假如让我们丢弃现在对程序的一切理解,从头来过,这些会改变吗?如果说人们都是一粒粒平凡的米,时间可以让它变质,也可以让它变成陈年的酒。

读了一些书,也接触了一些人,我告诉自己,克制、坚持,不要变成自己讨厌的那样。

骄傲的利己主义者

有一些程序员,总是自我感觉良好,自诩为领域里的专家。客观上,假如单兵作战,他们的技术能力不差,但正因为如此,傲慢和自我使其变质。

在需要团队合作时,他们会过高地评定自身的价值。有时候,需要通过贬低他人的方案才能彰显自身的高度。

与他们讨论,开口必谈分布式、高并发,而不结合实际情况,只有为系统引入更多的复杂度,才能恐吓初学者,维系自己的优越感。

对于求助,有的高级程序员既不想帮助你,又不想失去一次展示的机会。犹如孔乙己在咸亨酒家柜台前满口“之乎者也”,叫人半懂不懂的。

忙碌的悲观主义者

有时候,需要你去接手一个老旧的系统。它就像是上世纪的石英挂钟,拥有复杂且老旧的工艺,虽然还能够工作,但下一秒可能就会垮掉。

当你维护和改造它时,无从下手。“我一定处理不了他”,你可能会这么想,“它这么老,除非完全重构,否则优化也没有任何意义。”

但可能没人在乎你怎么想,你需要完成任务。此时,你陷入一种悲观情绪当中,失去了冷静分析问题的能力。

修复Bug变成了拆东墙补西墙,你在无意义地忙碌着,甚至自己也再不相信自己能解决它。你活在被Bug支配的恐惧中,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因为系统一定会坍塌。

有另外一些人,每天都处在重复的机械劳动中,程序员似乎是脑力劳动者,但对于他们来说,变成了一种纯粹的体力劳动。

他们有很多进度要赶,但是这些都不怎么需要思考,纯粹地CRUD让他们变得麻木,他们悲观地认为写程序就是这样子的,谁复制粘贴的速度更快,谁的绩效就更高。

框架的盲目追求者

编程世界日新月异,每天都会有一些新的东西诞生。守着固有的一亩三分地,就无法攻城略地,驰骋疆场。“程序员是一个需要终生学习的职业,否则,很容易被淘汰。”这句话很有道理,但它并不全对。

有的程序员永远保持着一种极端的尝鲜态度,当新框架出现,一定要成为首批使用它的人,仿佛旧事物都像陋习一样不堪。

他们或许是为了学习更多知识,运用到自己的工作中;或许是为了使自己保持对技术趋势的敏感;或许仅仅是因为这样好像很酷。

他们能从这无穷无尽的新框架中得到什么吗?

收获有时候会很少,因为真正的技术需要沉淀,频繁地浅尝辄止,只会浪费深入学习的时间。

有的人在简历上写了一长串的框架名字,但大多都流于表面。即使你精通一百种语言的“Hello world”,事实上,你等同于什么都不会。

人们对于无法跟上新框架产生的速度而恐惧,他们害怕被时代抛弃。不要担心,去拥抱那些最经典,最精华的内容吧,他们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而历久弥新。

拒绝合作的自我主义者

编程世界里流行一种“全栈”,很多人将它等同于“高手”。后来又渐渐流行“devops”,因为花一个人的钱就可以雇佣拥有两种能力的人。

有时候,这些“全栈”确实很强大,同时压力也很大,因为他包揽了所有的工作,一切流程和模式,只存在于他一个人的脑中,别人无法帮助他,他也不需要他人的帮助。

有时候,能力欠缺一点的人,为了标榜自己是“全栈”,也拒绝与他人合作,可最后工作成果并不让人满意。更糟糕的是,当别人问他某一方面比较深入的问题时,他答不上来,这反而对他的职业生涯形成了阻碍——由于没有专精,长时间停留在初级岗位上。

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除非你是天才。现实是,天才很少,自认为天才的人很多。

上面的四种角色,仿佛我心中的困兽,也是大部分人的梦魇。

人们常说自己终究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时间怎样对待你我呢?有时候,我们需要反思如何期许我们自己。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