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出生寒门的状元程序员之死
  • 发布于 2个月前
  • 1014 热度
    1 评论

2019年1月31号,也就是今天,我接到了高中同学周有码编程失利的消息。

他编程的时候,身份是国内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技术专家,银行卡里还剩102.4元。但是花呗里还有8888.88元要还。

人间惨剧,莫过于此。

他编程的时候,还差6个月满26岁。

从接到他编程失利的消息,到决定写下这篇文章,再到今天你们看到这篇文章,我前后花了一个小时时间。

我提笔6次,放笔6次,差点因为bug太多没法编下去。
最后我还是选择了硬着头皮继续编。
说句十分残忍的话,我们大学联系甚少,高中累积的友情在这8年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
但却因为他的编程失利,我差点发出猪一样的笑声。
 
我今天记录下关于他的一切,不只是我作为一个朋友的愧疚和救赎。
而是因为他的编程失利,让我重新开始反思自己这几年的人生,反思我和写bug的关系,反思我坚持写bug是否真的有意义。
在想清楚这些问题以后,我甚至想清空18岁以后关于bug的所有记忆,彻彻底底地重来一次。


1
得知周有码编程失利那天,我正在深圳的腾讯大厦里跟一个已经写了十多年bug的码农界大佬聊天。

聊啥?

聊未来的技术趋势,聊阿里的分布式数据库什么时候开源,聊码农的工资什么时候可以超过产品经理,聊区块链怎么玩,聊韭菜怎么割。


我工作两年多,现在作为一个初级码农,急需知道现在的技术趋势、开源风向、大厂招人标准,这就是我这两年的生活常态,Spring接Mybatis,MySQL连Redis,天天加班,充实得一批。

“滴滴滴滴滴.......”


所有的转折,都来自于那天我的手机突然开始不停地抽搐。我坐在编程大佬对面,抱歉地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突然弹出了上百条消息。更神奇的是,这些消息几乎都来自于那个因为两年都没人说话而导致我忘记屏蔽的高中班群。


踏入社会混迹职场这两年,我被迫学会了一项能力——以最快的速度过滤不重要的信息,然后果断下结论。我想大概是因为项目经理总说的一句话吧:“我不想听这些废话,我只要3天从开发到上线,有没有办法?”

我有有有,当然有,没有就只能卷铺盖走人了。


于是这次也一样,我花了半分钟时间总结了一下上百条消息,快速总结出了一个核心结论:我们高中同学周有码真的编程失利了。
 
平心而论,其实我所能回忆起的关于他的事情已经不多了。虽然很抱歉,可这是实话。
 
还能记得清楚的,也是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他不高的个子,165左右,脸上长青春痘,说话口音重。但是非常聪明,非常非常非常聪明。高一开学半个月,学校搞了个机器人比赛,班主任说:改变世界,你们也可以。大伙你看我,我看她,面面相觑,一脸懵逼。两天后,比赛结束了,班主任又说:“同学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拜托你们了。“
一瞬间全班哄然。
“什么鬼,说得好像你不是社会主义接班人似的。”
“变态吧。”


事实证明大多数人都在装逼。在比赛结果公布后,有的同学竟然已经实现了现在非常热门的人工智能应答机器人。着实令人大开眼界。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做有的人的起点是你永远也无法抵达的终点。当时周有码就坐在与我一个过道之隔的地方,看着讲台上的机器人发呆。


他发现我在看他,不羞也不恼,只是傻呵呵地一笑,问我,为啥你们都不为自己的前程而发愁?我说我家里是做生意的,钱不多也够用吧。他点点头,说,天呐,好羡慕你们,都不担心自己长大后能不能找到好工作。后来我们渐渐熟络了起来。我也从别人嘴里大概听到了他的一些事情。他不是本地人,是另一个市区的一个小镇的一个村里的人,从小就可以跟着家里人修理摩托车。


他是真的喜欢编程,家里也是真的穷。他一个月只用102.4块钱,包括吃饭和其他开支。他来省会念书的学费,都是他自己给邻居打小工,一毛一毛攒起来的。熟了以后,我跟他下课也经常聊聊天,他总觉得我说的有些事很新奇,我也觉得他说的很多事很新奇。


我们高中早上会给所有学生发免费的牛奶,我从来不喝牛奶,就随手扔进垃圾桶里。有次被他看见了吓了一跳,说,你别浪费东西!你不要卖给我吧,但是给我便宜点行吗。我问他,你不是也有吗?他笑,我胃口大,不够喝。我看着他瘦小的身躯,半信半疑。我递给他,钱我就不收了,你下次考试帮我作弊就好了。


2.欲学Java,必先脱发

高中我们全班一共66个人,高考毕业我们班平均分666,全部考上一本。周有码拿下了市理科状元,考上了某所985双一流名校。我送他一本书,尼古拉赵四的《Java从入门到放弃》。他问我:
“你为什么送我这本书?”
“今年是Java面世的第20年,明年中美合拍的《西游记》即将开机,我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六老师,虽然这本书跟西游记和六老师没什么关系,但是我坚信六老师会努力创造一个正能量的形象,文体两开花,弘扬中华文化,希望你到时候能多多关注。”
“你这太有深意了.......哈哈,反正肯定是你觉得好才送我!”

我翻开这本书,作者写了这样几段话:

天下语言,唯Java不破。
惜Python、PHP,略输速度;C、C++,稍逊风骚。
数牛逼语言,还看Java。
欲学Java,必先脱发。

我拿起笔,划了最后一句话:
“欲学Java,必先脱发。”
我在这句话后面写了两个字:共勉。然后把书递还给他,就此告别。
后来我才知道,那句话,其实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3.圈子
上了大学,大家都有了各自的圈子,联系越来越少。后来在我又一次换了手机号码和微信以后,我甚至忘了再加他。我们就这样不再联系,一年、两年、三年、四年。
 
再往后的故事,我大多都是从同学朋友那里听到的了。真真假假,传言或是事实,无从考证。人类实在太喜欢为别人的故事添油加醋,来让这个故事变得更加动人。这也提醒着我今天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反复地提醒自己,不要给他加戏。于是所有我没有参与的故事,都只能用“我听说”来记录了。


我听说,他大学一直在拼命学习编程知识和调试技巧,想要去了解关于计算机的方方面面。

我听说,他大学很早就去接外快,一天几百,就这样赚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还有剩下的就存起来买性能更强的云服务器。

我听说,他把学校里有钱的富二代打过一次。期末考试的时候,有几个家里开软件公司的同学找到他,让他帮忙作弊,好让他们能够顺利毕业。


他死活不肯,带头的这位不太开心,说了几句脏话。具体说了什么无从知晓,大概是问候他们家之所以十八代祖宗都这么穷酸就是因为迂腐不化。后来两边就打了起来,他被对方打得屁滚尿流。


我还听说,他今年年初就发誓拼了命也要开源一款牛逼轰轰的软件出来。2018年3月开始,他工作之外还同时维护了三个开源项目,就为了在面试时能吹一波牛皮。


他着急得不行。后来有人拉他,说有快速的生财之道,做一款病毒软件,来钱快,有门道。他一听这不是违法犯罪吗,死活不肯去,说宁愿自己搬砖也不会干这勾当。虽然我没亲眼看见他拒绝的样子,但我总觉得能想到他说这话的语气,应该是皱着眉头,用标准的普通话说:搬砖没出息,我认了,但是也比你们这些社会败类干净。五个月以后,一个初中学历的程序员因为散播病毒软件被判刑。而他,亲手写的程序也抛出了空指针异常。


4.时也?命也?


而在他经历这些的时候,我在做什么呢?
 

 5.继续和大佬聊天
得知周有码编程失利那天,我正在深圳的腾讯大厦里跟一个已经写了十多年bug的码农界大佬聊天。聊啥?

聊未来的技术趋势,聊阿里的分布式数据库什么时候开源,聊码农的工资什么时候可以超过产品经理,聊区块链怎么玩,聊韭菜怎么割。


我工作两年多,现在作为一个初级码农,急需知道现在的技术趋势、开源风向、大厂招人标准。所以我约了他,对方是一个35岁的编程大佬,手上戴着iWatch,说话三句一个高并发,五句一个分布式。


我坐在他对面,穿着贴身的运动衣,露出若隐若现的乳沟,哦不胸肌,全程装出一副崇拜而敬佩的眼神半仰视地看着他。在他说到有道理的话时,我会及时地给予反馈,比如发出“牛逼!亏你想得出这种方案。”“卧槽!Linus看了都不得不服。”这样的夸赞。


语气里还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谦卑与恭维,不多不少,要让坐在我对面的人觉得刚刚好。
当然这些并不算什么。


在码农的圈子里混久了,我熟练地掌握了很多和各行各业牛逼的人套近乎的技巧。虽然我知道眼前这个人八成是个半吊子,但是这种人我见得多了,要不是因为他手头的资源,我是不会浪费时间在这里听他吹牛皮的。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一旦你发现阿谀奉承拍马屁的好处诸多之后,就很难再放弃了。


但那天下午,我收到周有码编程失利的消息以后就匆匆退场了,演技几乎没绷住。坐在我对面的大佬再三示意想跟我再多聊聊,我已经没什么心思再继续陪他演戏了。


 6.聚餐
今天晚上,我们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聚了一趟。
 
令人惊讶的是,这竟然是我们毕业后聚得最齐的一次。我们班一共66人,当天到场的有25个。在这场聚会上,一开始大家的氛围都是沉重的,话题都是围绕着他的。我们中间跟他最熟悉的老班长,跟我们说了一些细节。比如他为了成为一代码神,毕业三年每天都在加班,因为公司有免费的加班餐,还有吃不完的零食饮料。他写的程序跑不起来的时候,他就拼命挠头,导致发际线以每年3厘米的速度往后移。他把所有的钱都省下来买服务器,还有时髦的电子产品。就连银行卡里剩下的102.4元也是为了给他的云服务器续费而留下的。
 
大家都唏嘘感叹,写代码风险果然大啊,加班加点不说,关键是还赚不到钱。
 
但是大概一个小时以后,现场的气氛就开始转向了,忽然变成了职业(金钱)交流(攀比)大会。大家的话题开始变成了:

“我不久前在github上开源了一款消息中间件,现在已经2000多个star了。”
“我刚刚拿到美国谷歌的offer,明年就移民美帝了,哈哈哈。”
“我们前段时间遇到个坑爹事,有一个客户用的浏览器居然是IE4,然后还打电话投诉我们做的网页显示不出来,我直接回了一句,没钱就别上网。哈哈,你们说好不好笑?”
“我好几个大学同学都在炒房了,听说现在都身价过亿了。过段时间我也要加入炒房大军了。”
“你这样想就对了,我就是炒房的。只要我们炒了,总会有韭菜接盘的,不赚韭菜的钱赚谁的钱?”
“哈哈哈对现在韭菜的钱最好赚。”
........

我突然就累了,真的累了。
在深圳一个人这么多年,即使在我面对别人写的再恶心的代码,我也没觉得这么累过。我低头,给班长发过去一句话:可是102.4元根本不够给云服务器续费啊。
 
班长回我:你的关注点永远很神奇啊。
 
我没回他。我一直惦记着那位老同学。我猜周有码下班的时候一定不安心,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他的程序还会爆出什么bug。


 7.朋友圈
我在同学群里找到了周有码的微信头像。上面写着“bug不改,头像不换”。撒发出浓浓的程序员气息。
 
我点了他的头像,又点击了“添加到通讯录”。

他没通过。
 
他的朋友圈可以看见十条。倒数第二条是2018年11月18号凌晨1点发的,分享的是公众号Java架构沉思录的一篇文章,标题是《为什么你写了好几页的简历,还是被拒了》。

我想那时候他应该还在修改简历,打算跳槽涨一波工资吧。
 

 8.
回到家后有一个问题我一直苦思不解。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头像,比如两门提督的头像是吴亦凡,代表着与生俱来的装逼与重载装逼;而Java架构沉思录的头像则是一个沉思的智者,代表着一个程序员的思考与沉淀。
 
周有码现在的头像俏皮中带了点辛酸,但未必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

我突然想起高中机器人大赛后班主任语重心长的那句话:“同学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拜托你们了”。
 
所以,也许下面这个头像最适合他了吧——


--------------
  
P.S.
1,这篇文章在胡编乱扯之前,已经获得了他家里人的同意。但为保护他家人的隐私,我隐去学校、自己的姓名、周有码也是化名。希望所有的高中同学、老师以及相关知情人士,看到这篇文章后不要向外界透露太多关于他的真实信息。希望他们一家人得到保护。
2,周有码这个化名是我随便取的。含义很简单,希望如果有可能,未来他能在码农界有所作为。
3,本文主旨:编程有风险,请谨慎选择编程语言。
4,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若有误伤,纯属伤者自己往刀口上撞。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