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网络青春是从哪开始的?
  • 发布于 2个月前
  • 86 热度
    0 评论
十年前,我从乡镇小学来到市郊读初中,拥有了第一台属于自己的笔记本。

那时候,英语课本里还存在着“surf the internet”这样的词组,老师说翻译过来就是“网上冲浪”。每当此时,我就会联想起IE浏览器那蓝白相间的logo中那一道斜纹,好像海浪翻卷,人就在其中遨游。

那时候被家长视作洪水猛兽的除了网络色情和电子游戏外,其实还有一项:在线聊天。

当时我很纳闷,在有限的上网时间里,谁会无聊到去聊天?况且这难道不能通过手机短信来完成吗?五年级时我就拥有了QQ号,而它对于我的意义,仅仅在于挂着比谁的星星月亮多,以及能够在屏幕上玩耍的QQ宠物。

那时我还没有“社交”这样一个概念。

初中里,变化渐渐发生,虚拟世界开始与现实世界交织,而90后大部分人的网络青春,从QQ开始。

随着互换QQ号的流行,大家开始注重维护自己的虚拟形象。

虚拟形象,大众最初只是单一地追求酷炫。从网名开始,常用简体字太平平无奇,那么就用火星文标榜个性;头像的话,能用gif绝不用jpg,目的就是要闪耀到你无法直视;QQ秀上必须达到饰品堆砌的程度,在有限的尺寸中,每一个角落都不能放弃展示的机会。

凡此种种,可能有些许夸张,但也直观地体现了当时我们的态度:不满意现实中自己平庸的状态,想要通过网络以这种方式来获得关注,彰显个性。彼时,一大批忧郁伤怀风格的QQ素材网站兴起,以迎合满足青少年的精神需要。

也许你还记得你的第一个QQ网名,但我相信你现在很可能对其难以启齿。

有的人会早一点“成熟”,他们厌倦了这种浮夸的形式,开始追求一种“无为极简”的状态,其实仍然只是一种“低调的优越与炫耀”。他们将自己QQ状态栏点亮的图标一一隐去,将网名改为单字或单词加句号的形式,比如:「寒食。」、「Neuropathie。」等。

他们将QQ空间背景设置为空白或墨点,说说、日志发了删,删了发,永远只剩一两条。这是一种极端到另一种极端的转变,但折射出的依然是幼稚,以及这一代内心的迷茫。

这时候,使用QQ进行在线聊天的内容没人会在乎,我们只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线上形象多么与众不同。 我觉得,这是一种“虚拟形象”社交,也是维护“人设”的萌芽。

后来,同学们读了些书,开始有了表达欲,初中生们情窦初开,由于学校的管制,恋爱在那时是不能说的秘密,所以大多都是以暗恋暧昧的形式,此时正是QQ空间如火如荼的时候。

QQ空间,起初完全可以视之为博客,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

你关心哪个朋友的动态,必须点击进入他的空间才能浏览,如同未改版之前的公众号。而且空间会记录访客记录,这样如果你频繁访问你暗恋对象或宿敌的空间,就会造成一种难言的尴尬。后来QQ空间改版,将所有好友的动态聚合为基于时间的Feed流,如同现在的朋友圈,这个功能上线后,在学生群体中引爆了一种新的社交方式。

说说与日志几乎成为了我们在熟人社交网络中表达自己的唯一途径,也是同学们维护人设的不二选择。我那时是个伪文艺青年,开始在空间连载小说,发表诗歌等,期待并兴奋于有人给我点赞留言。俗话说:装逼是第一生产力,我沉湎于这种感觉,为了继续维持,我需要读更多的书,写更多的文字,久而久之形成了习惯,或许这就是我现在写公众号的原始基因。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社交的地方就会存在虚荣。微信朋友圈相较于QQ空间,有一个优点是:共同好友才可见点赞与留言,这相当于留了一块遮羞布。

社交网络中,“人气”、“热度”是大部分用户自我满足的必要元素,试想一下,假如你发送了一大段人生感慨或是生活牢骚,若点赞寥寥甚至无人问津,自己除了有种被忽视的落寞,更多的是没人关注的难堪。于是,应运而生,除了常见的买赞等服务,居然还有专门交流的贴吧,大家互相去QQ空间留言扮演迷弟迷妹。我后来偶然知道这些事的时候,感概人生处处皆面子。

初中那几年,我们是QQ最深度的用户,这也是腾讯帝国开始崛起的时代。

高中后,可能接触到的东西更多了,同时上网的时间也更少了,QQ回归到了他最本源的功能:日常联系。

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智能手机上层出不穷的App异彩纷呈,或许也是需要面对的现实世界中的压力越来越大,大家不再有那些心力去管理维护各种状态,QQ失去了我们心中的核心地位,变成了手机桌面上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图标。

我们这一代渐渐长大,社交软件对我们的意义更多地趋向于工具,而不是玩具。

我们结识了越来越多的成年人,他们有着这个社会的话语权,顺理成章地,我们被裹挟着进入了微信的节奏。

去年九月,QQ宠物宣布下线,那一刻,我真切地感受到了那个虚拟世界中的我的童年逝去了。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