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贺建奎和他的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
  • 发布于 2个月前
  • 261 热度
    0 评论
11月26号,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教授对外公布了其“创造”的世界上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成功诞生的讯息,本来以为会是一件足以光宗耀祖、青史留名的大事件,不料在网络上却发酵成一场针对基因编辑技术的大讨伐。
我们先来理一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首先从这件事的第一个舆论高潮——人民网对此事的报道说起:

大家请注意,人民网对报道此事用了如下几个关键词:世界首例、中国、历史性突破。
于是,一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到这里就按耐不住了,纷纷高呼:“厉害了我的国”、“再也不怕艾滋病了”、“中国科学家牛逼”……
然而就在吃瓜群众忙着奔走相告时,画风却来了个360度急转——
一群科学家纷纷跳出来质疑进行此实验是否通过伦理审核?更有人公然指责支持其完成实验的医院有莆田系背景,以此质疑其实验背后的商业动机。
接下来一大堆自媒体也跟风对此事进行口诛笔伐。
在自媒体的推波助澜下,吃瓜群众的态度由一开始的欢呼雀跃转为谈“基因编辑”色变……
那么,基因编辑技术是否真的如众人所说的那么恐怖?人们担心的基因编辑技术带来的负面影响究竟是杞人忧天还是先知先觉?

到目前为止,对基因编辑技术持否定态度的人主要有如下理由:
1、基因编辑技术不符合伦理,被编辑后的基因丧失了生物完整性,基于此技术而诞生的婴儿是否属于“人类”,目前尚未有定论。
2、基因编辑技术目前还不成熟,存在脱靶风险。本来想“摘除”的是a基因,结果一个手抖,把b基因也给“摘除”了,或者把b基因突变成c基因,这些都会给受体带来未知风险。
3、基因编辑技术可能会成为权贵阶层的独享权力。想象一下未来的有钱人可以随意“定制”自己后代的基因,而穷人只能使用最原始的方式进行交配来繁衍后代,可想而知,富人的后代无论在智力还是体力都完胜穷人的后代,想想都觉得绝望。

对于第一点,贺教授将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人类身上,是否符合伦理?当然是不符合的。我国科技部和原卫生部制定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明确规定,可以以研究为目的对人体胚胎实施基因编辑和修饰,但必须遵守14天法则:利用体外受精、体细胞核移植等技术、在研究范围内获得的人类胚胎,“其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因此贺教授的此项实验在法律法规上是不被允许的。
那么这项技术是否真的如一开始的报道所说的世界首例、以及所谓的历史性突破呢?世界首例也许是真的没错。因为不止我国,国际上其他掌握此技术的国家也都明令禁止在基因编辑技术成熟之前,不能用于人类身上。所以这个“世界首例”不仅毫无技术含量,简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至于所谓的“历史性突破”,则更是扯淡了。首先,此项技术并不是贺原创的,国外早就有相关的技术了,只是从未有人用于人体胚胎而已。所以,贺做的工作根本算不上什么自主创新,相反,可以说刷新了厚颜无耻的新高度了。

至于第二点,目前这项技术确实还没有完全成熟,这也是禁止将此项技术应用于人体胚胎的原因之一。毕竟目前人类对人体基因的了解还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可以通过实验证实某个基因跟某种疾病有相关性,但是如果仅仅依据这一点,就贸然将该基因“抹去”,那么有谁能保证由此诞生的生命在其他方面没有缺陷。这就好比一个几亿行的代码库,你偷偷地注释掉几行,这样的代码你敢上生产环境吗?出了生产问题这锅谁背啊?而我们的贺教授竟然理直气壮地说要对“露露”和“娜娜”负责到底。那么请问贺教授,您打算怎么负责呢?基因缺失的人又不是你,何谈感同身受?

最后一点,也是争论最多的一点,基因编辑技术会否衍生出“高等人类”,进而淘汰掉自然繁衍的“低等人类”。我的观点是,这项技术一旦成熟,按照人类的尿性,肯定会被用于创造“高等人类”的。看看历史上那些为了一己私利而牺牲众人利益的事件还少么?有人说,既然基因编辑技术这么危险,那么我们全力抵制不就完了。我只能说,图样图森破,书生意气耳。如果抵制有用,那这世上也不会有原子弹了。技术的发展不仅关乎个人的荣誉,更是大国之间的博弈。想想如果其他国家都在研究原子弹,即使你不想使用原子弹,但倘若你不去研究,你心里不会慌吗?基因编辑技术也是同样的道理。只要存在国家博弈,这项技术就不会停止研究,相反,还会加快研究步伐。因此,这项技术的成熟只是早晚的事情,你抗议也没有用的。至于这项技术成熟了之后怎么用,这才是值得我们去思考与争取的。如果说将这项技术应用于疾病的防治,那么无疑是天大的好事。但如果被别有用心之人用于培育“高等人类”,其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我们应该谴责的是将目前不成熟的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人类身上的科学败类,而不是对基因编辑技术一概否定,并打入十八层地狱。事实上,无论你持怎样的态度,这项技术都不可能停止研究的。至于怎样利用好这把利刃,才是值得我们去深思的。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