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码农的困境
  • 发布于 2个月前
  • 89 热度
    0 评论
办公室里发生的,不一定都是恋情。也有可能是枪击。上周的“码农枪击四同事,一人情况危急”事件,令人痛心扼腕。

01

作为一个码农,以前,是会被人黑的。

现在,不仅会被人黑,还会被人打黑枪。

而且,打黑枪的还是另外一个码农。

防不胜防啊。

有人问,都是同事,有什么过不去的?
你想啊,同事就是同行。同行是冤家。冤家路窄。路窄,自然就过不去。
码农,是一个团队合作的群体,同时,也是一个互相伤害的群体。

02 码农的困境

其实码农,就跟早年间吹糖人儿的,画年画儿的,现年间的婚礼主持,外科大夫一样,都是手艺人,都是靠出卖自己的手艺为生。

手艺人就得有手艺人的权力:这个糖人儿,它是我吹的,那就是我吹的,你看热闹的那就得站一边儿看。一股子舍我其谁的霸道劲儿。

台手术,主刀大夫就一个。剩下的一帮人围着,那全是打下手的,也就配给主刀递递手术刀,止血钳,锤子斧子千斤顶啥的。这是人家主刀的权力,也是他的尊严。

来,现在咱们回来,看看码农。同样是手艺人。
同样是特么手艺人。

一个工程代码库,八十多个人同时撸着袖子往里干。

哪怕你就是加行注释,都会有人跳出来说,哎呀你居然不用tab用空格?!烧死你这个异教徒!!

一个几十行改动的 code review,来来回回60多条意见,从变量命名到设计模式,面面俱到,重写了八回都提交不进去,好不容易在一个周五的下午终于有个senior给你sign off了,在提交前的最后一分钟另一个一直不说话的senior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说,那什么,我再补充两点……

人家60多条意见提得多全面啊!你补充什么啊你补充!!!

提交完代码就算完了吗?这才哪儿到哪儿。

周五你提交的代码,很可能下周一一来就不工作了。一翻历史记录,原来是隔壁组的西门庆,周末给你改出bug了。

修,修好了再提交。第二天一起来,我去怎么又不干活了?得,再翻记录。这次换成了对门组的潘金莲,连夜给你revert了。

这会儿你可是自己主动找砒霜喝的心情都有了。

你心说,要不是我弟弟出门打虎还没回来,老子分分秒秒跟他们拼了。

想想上述场景,会发生在其他的手艺人身上吗?
比如,主刀大夫?

一台阑尾炎手术,八十多个主刀大夫同时抡着刀往上冲。

哪怕你就是术后简单缝合,都会有人跳出来说,哎呀你怎么还用线打了个蝴蝶结?!烧死你这个死变态!!

一个二十分钟的小手术,来来回回下了60多刀,做了八个小时都还没摸到阑尾,外边家属连花圈都买好了,好不容易有个主任说做得差不多就得了,大家也该下班了,最后一分钟还是有个一直不说话主任突然钻出来说,那什么,要不咱再给人把包皮也顺手割一下……

病人说你还嫌我死得不够透是怎么的?

缝完针就算完了吗?这才哪儿到哪儿。

你这边刚把病人的肚子缝上,那边有人又一不小心把病人大腿给豁开了。

你这边刚把大腿包扎好,一抬头,那边有人又正切人病人的肚子呢,说刚才手机不小心给缝里边了,现在正跟里边震动呢。

你心说,要不是你们也都拿着手术刀,老子也分分秒秒跟你们拼了。

——可能吗?

类似的场景,发生在主刀大夫身上,就只能是笑谈。

可发生在码农的身上呢?一切又都变得司空见惯了。

原因在于,同样是手艺人,

码农没有手艺人的权力,却放不下手艺人的尊严。

这就是码农内心的挣扎。

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够对同行好一点。

生活,并不该有如此的挣扎。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