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美国选择制裁中兴而不是华为呢?
  • 发布于 2个月前
  • 206 热度
    7 评论
最近中兴上了头条,不过不是好事,而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公司出售零部件产品,期限为7年,原因是中兴通讯公司违反了与美国政府2017年达成的和解协议。没了Intel和高通的芯片以及Android的操作系统,可以基本宣告中兴的死刑。作为中美贸易战的一个牺牲品,为什么美国选择了制裁中兴而不是实力更为强大的华为?怎么看待美国这次制裁中兴的事件?
用户评论
  • 放羊娃
  • 为什么美国选择制裁中兴而不是华为,我觉得原因有三:

    1、没有太多借口,不像中兴原本就案子没结,虽然莫须有的罪名容易找,但至少还要能够自己欺骗自己吧,要是连自己都骗不过去了,对外界公布时很没底气啊。
    2、中兴相对华为来讲,柿子软一点,好捏一点,先找容易捏的下手,看看中国反应, 这是属于投石问路,不至于一下子把中国得罪得死死的。
    3、美国其实一直在阻止华为进入美国了,不仅是手机,还包括电信设备等,但华为在美国投资不算多,实在不进入美国,也没太多关系。但中兴在美国可是有很多投资,还有工厂的,自然舍弃不了美国市场。这样中兴说不定又要交罚款了结案子了,美国就又可以赚一笔,不信我们可以等着瞧,这7年的禁令不会真的禁了,只要多交点钱,就取消了。

  • 2018/4/21 9:50:00 [ 1 ] [ 0 ] 回复
  • 喜马拉雅
  • 中兴”遭到的封杀是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不断激化的一个必然结果,而且他封杀中兴的根本原因,还是为了打击中国政府筹划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不让中国利用美国的技术去超越美国。
  • 2018/4/20 15:54:00 [ 0 ] [ 0 ] 回复
  • 摇滚不死
  • 没有制裁华为?搞笑的吧。实际上,美国政府早已经开始要求其执法部门去搜集“华为”可能涉及“间谍行为”和向美国制裁的国家出售美国技术的“罪证”了。

    而在今年1月和3月,美国的AT&T和百思买(Best Buy)这两家手机零售商也先后出于“安全因素”中止了“华为”的智能手机在他们渠道上的销售!
  • 2018/4/20 15:51:00 [ 0 ] [ 0 ] 回复
  • 泪水的诉求
  • 制裁华为?华为自己的麒麟芯片也不会比高通,联发科等的芯片差吧?老美不制裁华为只是没有找到好的借口和时机,而且华为的手机和网络设备一直都进不了美国的市场的,制裁华为没啥效果。
  • 2018/4/20 15:35:00 [ 0 ] [ 0 ] 回复
  • AUX
  • 喝酒兴邦,炒房救国,瞧现在的茅台股价,房价,卖一万台手机估计挣得还不够买一箱茅台,买一平方厕所的,谁还专心搞科研,搞芯片!
  • 2018/4/20 15:32:00 [ 0 ] [ 0 ] 回复
  • Merlin
  • 美国商务部针对中兴通讯的这一系列制裁,客观而言是中兴通讯对其违反商业准则的行为所付出的惨重代价,其背后暴露出的则是身为上市公司的中兴通讯公司治理失灵的惨痛教训:
    一、违法违规经营
      这一系列事件的起初原因是2016年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在调查中发现中兴通讯违反美国出口管制制度向包括伊朗、朝鲜在内的受制裁国家再出口美国受管制产品,同时公司高管还支持法务部门制定并组织实施相关的风险规避方案。
      虽然中兴通讯在国内舆论中以美国的出口管制政策不正义来为己开脱,但正如我国商务部发言人在系列回应中一再强调的:“中方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过程中,遵守东道国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规开展经营”,中兴通讯为了短期的商业合同利益,采取各种隐蔽手段将其从美国本土采购的部分产品再出口到被美国禁运的国家,本身确实违反了美国政府的出口管制制度。
      遵纪守法是公司从事商业运营的底线,违法犯规将给公司带来致命性的打击。中兴通讯的法务部本应以“合法合规”为底线监督和指导公司的经营管理,但在实际操作中却牵头组织制定《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公司出口管制相关业务的报告》和《进出口管制风险规避方案》两份文件来帮助公司实施相关违法行为,令人不能不担忧中兴通讯的内控风险;而中兴通讯的高管对此报告的批复和采用,更是将公司经营置于违反所在国法律的高风险之中,有违公司股东诚信经营的托付义务,是其职业操守的破产。
      最终的结果是中兴通讯在2017年4月与美国相关政府部门签署和解协议,对其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律“同意认罪”并分别向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和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管理办公室(OFAC)分别支付了3.6亿美元和1亿美元的行政罚款。
    二、妨碍司法调查
      除出口违规以外,中兴通讯还被美国司法部门发现其提供的实质性虚假陈述违反了美国若干刑事法规,由此被法院认定妨碍司法公正。
      在2017年4月的和解协议中,中兴通讯除了向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财政部支付的4.6亿美元行政罚款之外,还向美国司法部(DOJ)支付了4.3亿美元的刑事罚款和没收款项。这一罚款,基于中兴通讯在调查过程中因提供信息及其他行为违法了相关美国法律法规而同意认罪和解。
      根据法院的文件,尽管知道一个针对其对伊朗出口行为的大陪审团的调查正在进行,中兴通讯还是采取了多项措施向美国政府隐瞒相关信息:文件披露中兴通讯制定了“一个精心的计划”,通过其辩护律师雇佣的司法会计事务所来销毁其与伊朗交易有关的数据;中兴通讯还要求涉及到伊朗交易的每个员工签署保密协议,并成立了一个合同数据归纳小组,从数据库中识别和删除与这些交易相关的所有数据。
      明知司法部门正在调查,还试图通过多种手段去掩盖违规行为,对于应以诚信经营为本的公司实体而言,实属错上加错之举,中兴通讯由此向美国司法部支付的罚款款项也高于其他部门。
    三、有违诚信
      在2016年3月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达成的和解协议中,BIS做出了为期七年的拒绝令,包括限制及禁止中兴通讯申请、使用任何许可证,或购买、出售美国出口的受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约束的任何物品等事项,但双方同意在中兴通讯遵循协议要求的各项事项的前提下,上述拒绝令暂缓执行,直至七年暂缓期届满后予以解除。
      BIS正是基于这一条款,认定中兴通讯未能严格遵循和解协议要求的事项而激活了七年拒绝令,导致中兴通讯三度受罚。
      在BIS公布的官方文件中详细介绍了中兴通讯违反相关事项的具体内容。作为双方和解内容的一部分,中兴通讯同意解职其4位高级员工,并对35名其他员工减少奖金或加以处分;中兴通讯并且还于2016年11月和2017年7月在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两封信中称,公司已经或即将对此前认定违规的39名员工进行了处分。
      但实际上,在美方加紧调查之后,中兴通讯在2018年3月承认其“没有全面执行”一些处分措施,只解雇了4位高级员工,但其他需要介绍奖金或加以处分的35名其他员工中,除了一名员工之外,所有相关员工都拿到了2016年的奖金;并且中兴通讯也承认其在2017年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信中存在“不准确之处”,希望美方理解暂缓制裁。
      美国商务部执行秘书长Richard R Majauskas在文件中评估了中兴通讯的回应,并考虑到中兴通讯曾因妨碍司法调查而被美国司法部罚款的过往,他由此认为中兴再次进行了欺骗之举,做出了虚假陈述,还重复违反美国法律,最终签署了对中兴通讯激活拒绝令的文件。
      在一般人看来,中兴通讯没有按要求对相关违规员工实施处罚或许还充满了人情味,美方因此制裁中兴实属小题大做,但却没有考虑到中兴通讯已是认罪之身,身负缓刑还做出失信之举,并在美方调查时继续提供虚假陈述,在法律层面上已经涉嫌欺诈,诚信尽失还责怪对方行事严苛,实在没什么道理可讲。
      在中兴通讯的社会责任报告中,“诚信为本,按照道德标准开展业务是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关联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经营的基本原则”被放在首要位置,但自2016年3月美国商务部首轮制裁开始后更替的三任总裁中,从史立荣、赵先明到现任殷一民,竟无一任总裁能恪守于公司的商业准则,关键时刻为什么中兴通讯的公司治理屡屡失灵?究竟是哪一级组织机构的哪一层决策置公司的信誉与安危于不顾,为了满足35名违规员工的奖金要求而将整个公司1400多亿资产、1000多亿收入和7万多名员工的未来命运悬系于危机之中?
  • 2018/4/20 15:29:00 [ 0 ] [ 0 ]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