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纳德拉和他的万亿微软帝国
  • 发布于 2个月前
  • 157 热度
    0 评论
  • 公孙杨
  • 7 粉丝 42 篇博客
  •   
以前写了很多苹果和 Linux 的故事,是时候写写微软了,即便我这种只用 macOS 的用户,也难以忽视微软重新崛起带来的巨大冲击。事实上,无论你使用什么样的操作系统,VS Code 几乎成为程序员的首选 IDE 之一,身边的朋友也不断推荐我去尝试 Surface 系列的硬件,重要的数据指标是,微软的市值超过了苹果、亚马逊、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成为世界第一。微软已经不是当年代表了封闭、垄断和强势帝国,而是奇迹般重生了。

前不久,微软发布了 2019 年第三财季的财报,由于营收和利润都超过预期,再加上云计算相关业务的亮眼表现,股价应声上涨,一下子推动微软的市值突破了 1 万亿美元。虽然之后有些回落,但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微软的市值依旧保持在 9,500 亿左右的高位,超过苹果、亚马逊、谷歌等其他公司,成为当前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巨头。

一个科技领域的庞然大物,能够成功转身,必然有个关键人物能力挽狂澜,他横枪跃马,带领微软重新开疆拓土,这个人叫纳德拉。我们来看看他的成就。

2014 年,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从鲍尔默手中接过 CEO 权杖,短短的5年时间,微软的市值就从 2700 多亿美元攀升到如今的 9500 多亿美元,提高了差不多250%,如果我们再考虑到微软本就非常庞大的体量,这种增长着实令人惊叹。创业过的人都知道,从零到一充满凶险,但是方法对了,还是相对容易的。比如极客时间的月收入,从 0 做到 500 万,我并不觉得很难,但是从单月 500 万做到单月 1000 万,甚至 5000 万,这就需要我们更加殚精竭虑,付出巨大的努力,并做对大部分的事情。

创业公司如此,何况庞大的微软帝国。

现在微软重新站上科技巅峰,纳德拉也成了媒体的宠儿,他们夸纳德拉和苹果夸自个产品似的,amazing, incredible, gorgeous, reinvent,让微软再次伟大,让微软重返巅峰,再造微软……

以前可不是这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人们对微软的固有印象是「即将没落的帝国」,垄断、衰落,封闭……一方面,它的主要收入来源,以 PC 操作系统 Windows 为代表的传统业务增长已经陷入停滞,另一方面,在新的业务领域,如智能手机、搜索引擎、社交网络等,微软也都没有什么突破,它几乎错过了整个移动互联网浪潮。

这时候纳德拉默默的从角落的阴影中走到聚光灯下,对全世界说,放着我来。

做为事后诸葛亮,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纳德拉做对了三件事:重新确立了企业战略及愿景,重新塑造了企业文化,重新打造了更加开放、合作的企业形象。

比如在企业战略上,纳德拉就提出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口号,在实际操作中不断削弱 Windows 系统及其生态的权重,让公司朝着移动互联网与云计算转变,从「设备与服务」转型为「生产力和平台」公司。

很多读者看到这里可能会说,这不是很显然的事嘛,微软早该这么做了。说得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似的。就像之前任正非接受采访时候说,「那我的小孩用苹果,就是不爱华为了?不能这么说。我经常讲这样的话,余承东很生气,认为老板总为别人宣传,不为自己宣传。我讲的是事实,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华为产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钩」。

有朋友说,这不是常识嘛,我也这么认为啊。但是放在当前的环境和巨大的压力之下,还能说出这种话,就不是一般人。微软也是如此,Windows 王国一直代表着现金流,就像 Google 的广告业务,这块蛋糕是你说动就能动的?

纳德拉动了,还把事情做成了,这就是他厉害的地方。

另外,开源也是微软最终要的战略之一。在纳德拉之前的鲍尔默时代,微软对开源软件的态度是排斥的,鲍尔默曾有一句被人广为诟病的名言,「开源软件如 Linux 是知识产权的‘癌症’,GPL 使用许可证是‘病毒’」。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大家聊开源吐槽微软,都难免把这句话拿出来晒一晒。

也可能是出身工程师的缘故,纳德拉对开源的态度截然不同,曾在一次活动中说出过「Microsoft Love Linux」这样的话,当时可以说惊掉了一地下巴。

纳德拉 2014 年 2 月出任微软 CEO,之后不久,微软就首次在 GitHub 上开设了账户,并在当年10月宣布了 .NET 的开源。之后,微软又相继开源了 Chakra JavaScript 引擎、跨平台源代码编辑器 Visual Studio Code、任务自动化和配置管理框架 PowerShell、软件开发工具包 Xamarin、深度学习开源工具包 CNTK 等一系列重大项目。同时,微软还积极拥抱 Linux,让 Windows 原生支持 Ubuntu Linux Bash,这意味着 Windows 开始进行操作系统级别的开放。

这一大批开放策略,对于鲍尔默时代将 Windows 视作最后护城河的微软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我问你 GitHub 上开源贡献率最多的是哪家公司,你可能会说 Facebook Google 这样的公司,然而并不是。

微软已经连续多年稳居 GitHub 贡献榜第一名。在 2018 年发布的 GitHub Octoverse 年度报告显示,有 7700 位来自微软的工程师在 GitHub 上贡献了他们的代码,这让微软成为 GitHub 上最活跃的组织和最大的贡献者,完全打破了外界对微软「封闭」的固有看法。

另外,微软的 Visual Studio Code 也成了 Github 2018 年最热门的开源项目,吸引了超过1.9万名贡献者,超过了著名的前端开源框架 React-Native,以及深度学习领域最热门的 TensorFlow。

甚至,微软最终收购了 GitHub,并保持其独立运营和发展。

纳德拉为什么这么看重开源呢?其实主要源于两个层面的原因。

首先,在纳德拉的规划中,云 Azure 是微软破局的要点。而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Azure 的大部分目标客户都是在 Linux 上搭建自己的系统、构建自己的服务,云上面运行的,也大都是开源的操作系统和服务器应用程序。纳德拉刚上任的时候,工作核心之一就是了解客户的需求,而他在跟大量客户的访谈中,意识到对客户而言,他们都希望微软能支持开源系统,这让纳德拉意识到,微软需要开放对 Linux 的支持。如果不这么做,那基本就等于自绝于这些客户,更不用说扩大 Azure 的市场了。

引用微软 Azure 的 CTO Russinovich 之前在采访中说的话,「很明显,如果我们不支持 Linux,我们将仅适用于Windows,这是不实际的。现在,在 Azure 上运行的虚拟机中有四分之一是 Linux 操作系统,且数量还在增加」。

一个封闭的云是没有人跟你玩的,纳德拉要想让 Azure 参与到云计算领域的竞争中,并脱颖而出,开源就是他唯一的选择。正如纳德拉所言,「如果你不尝试进入新的领域,你很可能将无法生存」。

其次,微软想要与之前的竞争对手合作共赢,就要赢取开发者和合作伙伴的好感,而开源是开放合作最好的名片。

在鲍尔默时代,微软的形象是封闭且具有攻击性的,它牢牢固守住桌面操作系统这个城池,并四处出击,在不同的领域与不同的公司竞争。当时,微软遵循的还是 PC 时代的打法,也就是我先推出类似产品,再依靠 Windows 自带的高粘性用户吃掉你的市场,浏览器之战微软就是这么胜利的。

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iOS、Android 等移动操作系统的崛起,让这一招行不通了。只有走出去,把自身具有核心价值的产品布局到用户所在的各个平台上,触达尽可能多的用户,才能保证微软的进一步发展。对此,纳德拉是这么说的:

微软今天的首要任务就是满足其数十亿客户的需求,无论他们选择什么样的手机或平台。唯有如此微软才能持续成长,即便这要求他们和长期竞争对手握手言和,甚至开展合作,建立伙伴关系。

而要实现这样的战略目的,纳德拉就必须打破外界对微软封闭、僵化的固有印象,展示出自己愿意与此前的竞争对手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的决心,重新塑造微软追求开放、合作的形象,那又有什么是比拥抱开源更好的选择呢?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开源是开放合作最好的名片。

就这样,纳德拉一手打造了一个开源的微软。

很少有公司能够一直屹立在科技的浪潮之巅,也很少有大型科技公司开始走向衰落之后能重返巅峰,比如雅虎、Sun、摩托罗拉、诺基亚等等。只有微软和苹果,跌落之后,洗尽铅华,重返世界之巅,让人可敬可叹。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