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联网前身阿帕网(Arpanet)设计者罗伯茨在美逝世
  • 发布于 2个月前
  • 263 热度
    0 评论

(最左边的劳伦斯•罗伯茨和其他互联网先驱(从左到右)罗伯特•卡恩、文顿•瑟夫和蒂姆•伯纳斯-李于2002年在西班牙的一次会议上相聚。罗伯茨博士坚持认为,工程师们应寻找互联网前身阿帕网(Arpanet)的实际用途。)


1966年末,一位年仅29岁的计算机科学家在描图纸和方格垫上绘制了一系列抽象人物。有的类似猫的摇篮游戏,有的看起来像天体星座,还有一些像是服饰图案。


那些稀奇古怪的图画就是我们现在所知的互联网的最早的拓扑图。涂鸦者劳伦斯·G·罗伯茨(Lawrence G. Roberts)于12月26日在加利福尼亚州雷德伍德市的家中去世,享年81岁。他的儿子帕夏称原因是心脏病发作。


作为五角大楼高级研究计划局(ARPA)的经理,罗伯茨博士设计了互联网前身阿帕网(Arpanet)的主体,并在1969年监督实施工作。


罗伯茨博士召集了一大批同样热衷于计算机网络技术的同仁,帮助奠定了阿帕网的技术基础,整合和完善了数据应如何流动方面的许多想法。


罗伯茨博士被认为是分组交换背后的决定性力量,这种技术将数据分解成离散的数据包,然后数据包沿着网络的诸条路径发送,抵达目的地后重新组装。他决定使用分组交换作为阿帕网的基础技术,该技术仍然是互联网功能的核心。

正是罗伯茨博士决定建立一个跨多台计算机分布式控制网络的网络。分布式网络仍然是当今互联网的另一个基础。

罗伯茨博士对计算机网络的兴趣始于20世纪60年代初他在麻省理工学院(MIT)攻读研究生时。他密切关注其同事伦纳德·克兰罗克(Leonard Kleinrock)所做的工作,克兰罗克专门研究计算机网络的理论方面,分析数据流问题。罗伯茨博士还遵循J·C·R·立克里德(J.C.R. Licklider)的观点。立克里德是知名的心理学家,也是罗伯茨博士在ARPA的前任,他设想了所谓的“星际计算机网络”。


正是缘于罗伯茨博士在ARPA的领导,计算机网络的可能性开始在更广泛的社群面前变得越来越明显,而不是仅仅局限于构建阿帕网的那群精英科学家。


他历来认为计算机网络并不重要,除非以有趣的方式来加以使用。早在1968年,他就告诫同事为这个新生网络开发应用。比如说,ARPA是电子邮件最主要的早期用户之一。


罗伯茨博士在监督构建阿帕网的工作时,谷歌的首席互联网宣传官文顿·G·瑟夫还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计算机科学系的研究生,他说:“要不是拉里竭力要求增加功能,我们也就无法看到从未见过的潜力。他促使我们所有人找到了兑现共享资源这个承诺的方法。”


他还是一位连续创业家和企业高管。1973年离开ARPA之后,罗伯茨博士创办或与人共同创办了六家专注于计算机网络的公司。


劳伦斯·吉尔曼·罗伯茨于1937年12月21日出生在康涅狄格州韦斯特波特,是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他的父母艾略特和伊丽莎白都是化学家,他们在耶鲁大学化学系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相识。


罗伯茨博士小时候就使用他父亲的化学书和化学品捣鼓出了一系列火箭和炸弹。他回忆道,他的一项实验生成了一种氯气副产品,“害得我被送入医院的氧气舱,就因为我嗅了氯气,想看看有什么结果,”他在5月份接受采访时说道。


六年级时,他做了一部电梯,将院子里的一棵橡树吊起来。有一天他正坐在电梯里,但连接部件坏了,结果他掉倒地上,摔断了脖子。他说:“大家已习惯了在医院里看到我。”


但电子学最终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说:“我想要学习新的学科,不是像化学这么老旧的学科。”

1959年,他获得了MIT的电气工程学士学位。那年他与计算机程序员简·施图勒(June Stuller)喜结连理。他们于1974年离婚。随后的三次婚姻也都以离婚告终。


1963年罗伯茨博士获得电气工程领域的博士学位时,他已经在MIT的林肯实验室工作,这是一个政府研究机构。他很快就遇到了早期计算机TX-0,用它来开发一款光学字符识别程序。他还做过计算机图形学和虚拟现实方面的早期工作。他和同事埃文·萨瑟兰(Ivan Sutherland)发明了一个可以操纵屏幕上对象的超声波指示装置。


最初有部门想将他招募到ARPA的信息处理技术办公室以监督阿帕网的技术结构,但结果未遂。他不愿离开林肯实验室从事一份他觉得主要是行政工作的差事。但最终他还是同意了,并于1966年12月进入五角大楼。


在ARPA为罗伯茨博士工作的计算机科学家斯蒂芬·克罗克说,他的上司不喜欢浪费时间是众所周知的事。克罗克博士提到迷宫般的五角大楼办公楼时回忆道:“在短短几个星期之内,他就把这个地方记得一清二楚。我听说,罗伯茨弄了一只秒表,开始计算到常去地方的不同路线的用时。”


克罗克博士说:“‘拉里的路线’很快就被称为五角大楼任意两点之间的最省时距离。”

克兰罗克博士曾与罗伯茨博士在林肯实验室同处一个办公室,他说,罗伯茨博士来到ARPA后,他向自己和其他同事展示了他手绘的网络拓扑和逻辑图。看了数百张图纸后,他选择了分布式网络作为阿帕网的骨干网,而不是选择集中式或星型配置。

但即使罗伯茨博士专注于整体架构,他仍然致力于为新兴网络寻找实际用途。


电子邮件是ARPA赞助的研究人员花费大量时间开发的应用程序,很快就成为了阿帕网上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之一。在1986年的一次技术会议上被问及此事时,罗伯茨博士说他并不感到惊讶。


罗伯茨博士说,ARPA主管“认为电子邮件很棒,他让ARPA的每个人都使用电子邮件。因此,所有这些不知道计算机为何物的弹道导弹技术经理都不得不开始使用电子邮件。”


罗伯茨博士补充道,他早些年收到过另一位网络先驱保罗·巴兰(Paul Baran)的信件,警告不要将电子邮件用于个人用途。

“信件写道‘你应该要注意的一点是,你不能发送个人信息,这是非法的。这违反邮政法律,你很快会儿锒铛入狱。”尽管巴兰先生发出警告,但无法阻止个人信息。罗伯茨博士告诉听众:“不过我们碰巧没有坐牢。”


罗伯茨博士于1973年离开ARPA,成为使用分组交换的网络公司Telenet的创始首席执行官。七年后,罗伯茨博士及联合创始人以6000万美元的价格将Telenet卖给了GTE。

随便创办的几家初创公司专注于面向互联网流量的流量控制算法,但并没有取得同样的成功。他最终未能从互联网积累大量财富。


帕夏·罗伯茨说:“这就像你创造了蜘蛛侠这个角色,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品牌,但你得到的只是可怜的绘画创作费。”

然而,罗伯茨博士对他生活的这个方面颇显豁达。他在2018年的一次采访中说:“没有成为受益者让我感到很难过,但这很有趣,我喜欢一开始从中学到知识的乐趣。”


那次采访是在罗伯茨博士位于硅谷小镇雷德伍德市的一所小房子里,他与长期的合作伙伴、内科医生泰德·林克(Tedde Rinker)博士一同买下了这所房子。


罗伯茨博士比林克博士及其儿子帕夏以及两个姐妹玛丽·安尼斯·阿里斯和露丝·埃丝特·贝尼特活得还久。第二个儿子肯尼于2013年去世。

2018年,他发现互联网的最大问题是网络安全。

他说:“我设想有一天可以将软件做入到网络中,帮助遏制攻击,但这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它必须在网络中呈分布式,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我一直在考虑的项目,但我拿不出解决方案。”

批评者声称互联网引发了实体零售店的消亡,他对此很是不屑一顾。


他说:“我认为互联网很棒,我认为实体零售店应该关门大吉,因为上商店购物很荒谬。”门铃响了,原谅罗伯茨博士今后无法签收他从网上订购的商品。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