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玮炜的出走与戴威的死守
  • 发布于 2个月前
  • 116 热度
    0 评论

  12月23日,胡玮炜官宣离职,在内部信中表示“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可以回家轻松过个平安夜了。

  王兴在4月3日宣布收购摩拜时曾承诺“这次收购不会改变摩拜的管理团队,摩拜将继续保持独立品牌运营,每个人的职位依旧是原来的职务”。很快联合创始人王晓峰这个曾经在收购中投反对票的人走人,据公众号“寻找中国创客”报道,没有人替王晓峰送行。而这次胡玮炜也是在周末离开,摩拜员工大家周一上班时应该已经适应了向新任CEO刘禹汇报的心理准备了。

  没有哪家公司的创始人能够在公司被收购之后,依然长期活跃在公司的,这是商业的常识。

  胡玮炜能够留任这么久,这可能与她在收购中投了赞同票,并一贯与“胡阿姨”自称的佛系态度有关。

  我们不妨来盘点下,为什么创始人被出局几乎已经成为当下创业中的一道景观:

  (1)2015年,滴滴与快的合并,快的创始人陈伟星出局;58同城与赶集合并,赶集创始人杨浩涌出局;携程去哪儿合并,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出局。

  (2)2016年,开心网被赛为智能收购,创始人程炳皓出局;汽车之家被股东澳大利亚电信将股权转让给中国平安,创始人李想和联合创始人秦致出局。优酷土豆(合一集团)在成为阿里巴巴子公司之后,创始人古永锵转任阿里文娱战略投资委员会主席,但是古永锵对优酷失去实权。

  (3)2017年,易到被乐视收购之后,易到创始人周航还一直在外界还挂着CEO的title,但后来故事是周航辞职去了顺为,与贾跃亭在微博上互撕。万科在被宝能收购了之后,宝能系在完成了对万科的控股之后,曾想按照资本“惯例”要开掉全部万科前高管,但后来舆论指责姚振华为“资本野蛮人”,这个决议从2015年一直拖到2017年,“地产教父”王石召开媒体告别会正式卸任。乐视被孙宏斌收购之后,孙宏斌对“老贾”多有溢美之词,后来孙宏斌砸钱去填补乐视的生态群亏损,终于对贾跃亭失去耐心,放出狠话“不辞职就开除”。中间还有一个插曲是,90后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被投资人周亚辉踢出局。


  不难看出,2015年出局创始人在资本撮合下还能体面套现走人,并且高调开启下一站创业,陈伟星成为区块链投资界大佬,杨浩涌创办瓜子二手车,实在没有好的项目在手上,就去全资做投资人或者干脆联合几个LP,创办一家VC机构去找项目。

  到了2016年之后,创始人与投资人之间的矛盾开始公开化,被收购创始人或有怨言情绪,或因为人事安排和利益冲突相互向媒体“抖料”,贡献“标题”,基本上在权力的几番暗战之后,有一个不变的终局:“创始人的出局”。

  这种“资本的强势”在经过这么多场教训之后,几乎所有创始人都知道了:“资本的钱不好拿”;“合并之后的联席CEO都是骗人的”,甚至开始防止投资机构安插人手“夺权”,在2014年之前的资本与项目之间的蜜月已经翻篇了。

  昔日与胡玮炜在对面战壕里互撕的戴威此时应该最深有体会的,尤其是在2017年这么多“前车之鉴”之后,他早就意识到如果摩拜与ofo之间合并,那走的大概率会是他,毕竟他这么年轻、又有5个联合创始人兄弟,不能全部留下来进董事会;如果ofo与滴滴收购,走的是还是他;如果被阿里巴巴收购,那结局更加可以预料,阿里“良将如潮”接管被收购项目走马上任,几乎成为一种内部升迁的通道。


  既然横竖都得走人,还不如留下继续死磕。

  其实任何一个理性的、坚持想干出一番事业青史留名的创始人,站在戴威的位置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只是戴威高估了2018年会像2017年那样一级市场上还能找到那么多钱;也低估了投资者机构的心狠,会想尽办法切断补给,既然得不到,情愿毁了它……这也是为什么马化腾最近点出ofo的罪魁祸首其实在“一票否决权”的原因,不接受收购连钱都融不到。

  相比ofo面临退押金挤兑潮几乎被认定是“奄奄一息”,外界也期待奇迹的降临不同;胡玮炜出局算得上是此前众多共享单车的创业者中结局“功德圆满”的一位。现在的戴威或许肠子都悔青了,如果当初卖了该又多好……


  我曾在去年采访了一位硅谷回国的创业者蔡天懿,他告诉我正创办一款综艺节目短视频项目,之前在硅谷创业项目被收购套现了一部分钱,接着又在格瓦拉创业,后来格瓦拉项目在腾讯的撮合下与微票儿合并又套现一笔钱出来现在创业。对于他这样的海归创业者而言,“把项目卖掉实现财富自由”也是一种创业成功,并未觉得有遗憾。

  究竟是怪资本冷血无情还是我们的观念需要更新,那种把企业当做孩子养的传统是不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当创业的项目作为一种经济行为而非是一种人生事业时,总有人会做出最理性的选择。


  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是外卖O2O赛道的开创者,2009年在交大读研究生时就开始研究怎么在网上让人下单点餐的事情,后来被朱啸虎发掘,饿了么成为一时风光无限的独角兽项目,饿了么合并了百度外卖之后又被阿里巴巴全资合并,在95亿把饿了么卖给阿里巴巴之后,朱啸虎在朋友圈称感激阿里巴巴让“财务投资人全身而退,这点必须感谢阿里BABA!”


  如今饿了么CEO是王磊,与口碑合并成立阿里本地生活服务集团,王磊任总裁、范驰率领口碑并向王磊汇报。张旭豪在外界一直挂着“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的title,但对于出局他已经坦然接受,“饿了么已经让我财务自由,出局也算创业成功。”张旭豪拿得起放得下的心态,称得上一个“豪”字,至少外卖这条赛道还会运行和高速发展,处在这条赛道里的人应该会记得他对行业的贡献。


  戴威、张旭豪这样的例子摆在明星创业者面前时,相信创业者以后面对险恶、激烈的竞争环境尤其是落地线下需要大量烧钱的项目时会更倾向于被收购,并且用平常心对待“出局”。

  另一个对抗出局的办法就是创始人必须想办法能够让项目赚到钱,而不是由投资人往项目里面砸钱,凡是不能很好的跑通财务模型,并且形成向用户或者客户收钱的商业模式的项目。如果项目本来就是依赖资本输血的项目,那创始人应作好最坏的心理准备,那就是与同行合并。这样也是对投资人负责任的表现,尤其是to AT也是投资机构所乐意见到的“退出方式”,未来开启新的项目时也会有投资机构愿意跟进来。


  毕竟即使“出局”之后,还有更广阔的天地,还有时间做其他的事情。陈道明有句话说的好:上山的人永远不要瞧不起下山的人。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