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如八年前的Google没有被驱逐出中原,现在的中原会是怎样一番景色?
  • 发布于 2个月前
  • 238 热度
    0 评论

这周,在消息灵通的“码”头上,有人走漏了Google回归的风声,这仿佛是在平静的江湖中投下了一颗石子,泛起阵阵涟漪。而朝廷的海外通牒、中原各路编程流派的议论更是推波助澜(此非贬义),微微涟漪变成了汹涌的波涛,大有风雨欲来之势。


不过我这江湖中的小虾米,却是等闲视之。因为小时候听《狼来了》的故事,山上的狼无论被描述地多么逼真,却始终没有下山。更何况吾等虽泛泛之辈,但也有几招翻墙走壁的看家功夫,一枝红杏不出墙,我就去越过墙去找红杏,你懂我意思吧。


Google毕竟是名门大派,武林正宗之一,虽然被中原驱逐多年,却愈发壮大,并开源诸多绝学,为江湖人士所称道。虽说,我这种小虾在一汪浅水中过着日出而作,日落加班而作的日子,也不禁为之神往,希望Google与中原名门切磋武功,好让我一饱眼福。


如今中原格局已经形成BAT三足鼎立之势,假如八年前Google没有被驱逐中原,现在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子的呢?当然,所有的假设或许都毫无意义吧,仅仅是我的南柯一梦。


你可能觉得我要diss百度,非也,先来聊聊没那么火的安卓


Google开发了一套心法——“安卓”,并向全武林免费传授这本秘籍。习武之人可以在这套心法的基础上,去研习自己的一招一式,自成武功。这本是天大的好事,但是由于Google被驱逐,安卓的统一推送机制受到了影响,再加上各路门派都宣扬自己的招式(应用),擅自对安卓夹带私货,导致这套心法越来越笨重。

我不是做安卓的,但是我也知道有个神奇的民间组织——“统一推送联盟”,招募了各路豪杰,但迟迟办不成事。我和同学之前在合作一款应用时,各个品牌的手机适配真的是一堆问题。

假如八年前Google没有被驱逐,那么现在中原的安卓生态是否能形成大一统的局面?如今群龙无首,如果能有老大哥站出来,制定家规,提高准入标准;清理门户,严禁垃圾软件。这无疑对开发者有利,对用户也有利,岂不美哉。而统一推送联盟在努力扮演这个角色,显然,他还不是,暂时只是“统一推送脸懵”。

再者,若安卓能因为标准的制定更流畅,并能够运行Google的全套服务,这应该也会对Apple在大陆的市场造成很大的冲击,或许苹果手机的价格会更便宜,或许一些年轻人不会为此卖肾,或许会改变很多人的一生。


你以为我绕开了百度,但这仍是无法避免的话题


我在非局域网状态下查了一些关于八年前谷歌退出大陆的资料,各路野史众说纷纭。既然是关于百度,那不禁要问:当年Google的离开,是否是百度从中作梗?

我觉得可能有一点煽风点火的嫌疑吧,但百度不是导致这件事走向的主要原因。其实这也不是重点,因为不论与否,现实如当下。所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那么我们来看看这八年,两大门派都做了哪些事情。


1. 2010年,谷歌宣布计划打造及测试100倍于美国现有服务速度的超高速宽带网络,推出Google TV,开始打造无人驾驶汽车,并推出Google Instant搜索结果即时显示功能。百度凤巢(推广系统)成功切换,Q1业绩大幅增长。

2. 2012年,谷歌发布“谷歌眼镜”,推出云存储服务Google Drive和应用商店Google Play,开始部署宽带网络Google Fibre。百度成立LBS事业部,向移动业务转型。

3. 2013年,谷歌设立气球网络项目Project Loon,并推出Hangouts以及一款音乐订阅服务,推出了Chromecast电视棒。同年,Android设备激活量突破10亿部。百度建立IDL(深度学习研究院)。

4. 2014年,谷歌收购了Nest。该家居自动化公司致力于生产由传感器驱动的、支持WiFi的恒温器、烟雾检测器和其它的安全系统产品。公布了一个新项目:打造嵌入微型电子元件的隐形眼镜来测量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百度发布大数据引擎,首次对外开放大数据能力;百度建立美国研发中心,任命吴恩达为首席科学家;百度发布葡语搜索,技术创新受最高领导人认可。

5. 2015,第一款无人驾驶汽车已经正式上路。夏季,Google无人驾驶汽车在Google位于加利福尼亚山景城的总部周围展开了测试。在乌镇互联网大会:李彦宏两会建议设立“中国大脑”计划。

6. 2016年,AlphaGo在古老的围棋比赛中以4:1的高分击败了世界大师级冠军李世石,从此一炮而红,并且二度登上《Nature》杂志封面。百度无人车获美国加州自动驾驶路测牌照,刷新KITTI测试多个世界记录。

7. 2017年,Google给他的人工智能引擎装上了眼睛——Google Lens。利用Google Lens,用户能识别地标式建筑、查看餐馆评论、扫描地址。李彦宏乘坐无人车辆开上五环,收到无人车历史上第一张罚单。


怎么说呢,就我看来,百度完全跟不上节奏,肯定存在诸多方面的因素吧,看了潘乱《百度没有文化》一文,我觉得李掌门的问题,还是比较大的。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关于“作恶”的问题,说来也惭愧,我高中时,作为将要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即将成年的,智商并没有什么大问题的青年来说,还在百度的钓鱼网站上被骗过千元。这些现在看来其实我还可以容忍,但是关于医疗方面,真的是作为一家企业的良心。前段时间我妈妈身体不太好,经常在百度上搜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对我的劝阻也是将信将疑,毕竟百度这个名字在他们眼中,是和CCAV一样拥有至高权威的。


假如八年前Google没有被驱逐中原,现在的百度会更好呢,还是会更差?还是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我希望在相互制衡当中,催生出一个更好的百度。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