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加强出口管制 AI,云计算,芯片等行业在列
  • 发布于 1周前
  • 55 热度
    1 评论
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BIS)按照《出口管理条例》(EAR),包括《商务管制清单》(CCL),对军民两用和不太敏感的军品出口实行管制。由于技术出口管制是保护敏感的美国技术的一个重要部分,许多敏感的技术列在CCL上,常常与美国是成员的多边出口管制机制维护的清单一致。然而,由于某些技术是新兴技术,可能还没有列在CCL上或未受到多边管制。正因为如此,它们对于美国安全产生的影响还没有受到评估。该拟议规则制定的预先通知(ANPRM)征求公众意见,以识别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新兴技术的标准,比如由于它们可能用在常规武器、情报收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恐怖主义活动。针对该ANPRM的评论有助于为识别和描述此类新兴技术的跨机构流程提供依据,预计这个跨机构流程会带来新的出口管制分类编号(ECCN)方面的提议规则。   

背景

作为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公法No: 115-232的一部分,美国国会颁布了2018年《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CRA)。该法案第1758条授权商务部对新兴和基础技术的出口、再出口或转让(国内)实施适当的管制,包括临时管制。按照该法案,新兴和基础技术是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那些技术,在1950年《国防生产法案》第721(a)(6)(A)(i)-(v)条中并未加以描述。新兴和基础技术将由跨机构流程来确定,除了考虑来自新兴科技技术咨询委员会和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信息外,该流程还考虑公共信息和和机密信息。

在识别新兴和基础技术时,该流程必须考虑:

1.在国外开发的新兴和基础技术;
2.出口管制可能对美国此类技术的发展产生的影响;
3.出口管制对限制新兴和基础技术在国外急剧发展带来的有效性。

为了有助于为这个流程提供依据,该拟议规则制定的预先通知(ANPRM)提出了有待公众评论的几大方面。鉴于识别新兴和基础技术面临的挑战,该ANPRM将帮助商务部和其他部门提议实行管制的特定新兴技术。

一旦识别了新兴或基础技术,该法案授权商务部对该技术的出口、再出口或转让(国内)实施管制,包括临时管制。确定适当的出口管制级别时,商务部必须考虑该技术的潜在最终用途和最终用户,以及限制美国出口的目标国家(比如禁运国家)。虽然商务部有权决定出口管制级别,但至少必须要求获得许可证,才能向美国禁运的国家出口新兴和基础技术,包括武器禁运国家。针对该ANPRM的回应将帮助商务部及其他部门识别和评估新兴技术,以更新出口管制清单,同时又不损害国家安全或妨碍美国商业部门在新兴领域跟上国际进步的能力。

新兴技术

为了协助BIS识别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新兴技术,该ANPRM征求公众对定义和识别新兴技术的标准方面的意见。该ANPRM描述了目前受EAR约束,但不允许出口到受禁运国家、被认为支持国际恐怖主义的国家以及受限制的最终用途或最终用户的某些类别的技术。这些类别是[[Page 58202]]技术类别的代表性清单,商务部通过跨机构流程,力求确定这些是不是对美国国家安全很重要、因而实施有效管制的特定新兴技术,以避免对美国在科学、技术、工程和制造等领域的领导地位带来负面影响。

商务部并不力求对目前不受EAR约束的技术扩大管辖权,比如EAR第734.8节所描述的“基础研究”技术。就该ANPRM而言,商务部并不力求改变对CCL中已经明确描述的技术实行的现有管制。这种管制通常会继续通过多边制度或跨机构审查来予以处理。

基础技术

商务部将发布一份单独的ANPRM,以识别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很重要的基础技术。然而,商务部在征求将新兴技术和基础技术视作不同类型的技术来对待方面的公众评论。

有代表性的技术类别

美国商务部目前在力求确定哪些特定的新兴技术对美国国家安全而言至关重要,代表性的技术类别包括如下:

1. 生物技术,比如:

纳米生物学;
合成生物学;
基因组和基因工程;
神经科技。

2. AI和机器学习技术,比如:

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比如大脑建模、时间序列预测和分类);
进化和遗传计算(比如遗传算法和遗传编程);
强化学习;
计算机视觉(比如对象识别和图像理解);
专家系统(比如决策支持系统和教学系统);
语音和音频处理(比如语音识别和制作);
自然语言处理(比如机器翻译);
规划(比如调度和玩游戏);
音频和视频处理技术(比如语音克隆和深度伪造即deepfake);
AI云技术;
AI芯片组。

3. 定位、导航和定时(PNT)技术。

4. 微处理器技术,比如:

片上系统(SoC);
片上堆栈存储器。

5. 先进的计算技术,比如:

以内存为中心的逻辑。

6. 数据分析技术,比如:

可视化;
自动分析算法;
语境感知计算。

7. 量子信息和传感技术,比如:

量子计算;
量子加密;
量子传感。

8. 物流技术,比如

移动电力系统;
建模和模拟;
全资产可见性;
基于配送的物流系统(DBLS)。

9. 添加式制造(比如3D打印)。

10. 机器人,比如:

微型无人机和微型机器人系统;
集群技术;
自组装机器人;
分子机器人;
机器人编译器;
智能微尘。

11. 脑机接口,比如

神经控制接口;
意识-机器接口;
直接神经接口;
脑-机接口。

12. 高超音速技术,比如:

飞行控制算法;
推进技术;
热保护系统;
专用材料(用于建筑结构和传感器等)。

13. 先进材料,比如:

自适应伪装;
功能性纺织品(比如先进的纤维和织物技术);
生物材料。

14. 先进的监控技术,比如:

面纹和声纹技术。

美BIS希望公众对以下方面问题进行评论:

(1)如何界定新兴技术,以帮助识别未来的此类技术;
(2)适用于确定这些特定的技术是否属于对美国国家安全很重要的这些总体类别的标准;
(3)识别此类技术的来源;
(4)理应需要审查的其他总体技术类别,以识别对美国国家安全很重要的新兴技术;
(5)这些技术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发展状况;
(6)特定的新兴技术管制对美国技术领导地位的影响;
(7)解决识别对美国国家安全很重要的新兴技术这个问题的任何其他方法,包括需要考虑实行出口管制的新兴技术的发展阶段或成熟程度。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