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许硅谷也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完美
  • 发布于 2个月前
  • 176 热度
    3 评论
  • 黑加仑
  • 2 粉丝 7 篇博客
  •   
巨大的贫富差距
没有到过湾区的外国人可能会有一种错误的印象,觉得硅谷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地方。他们会觉得硅谷到处都有雄伟的建筑,富人们悠闲地在街上散着步,而且各种基础设施都闪闪发光。很遗憾,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尽管硅谷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地区之一,但是它的基础设施却是第三世界的水平。相比于欧洲和东亚国家,硅谷公共交通效率低下、运行缓慢、而且价格昂贵,路上还时不时的有破洞。像宽带以及公立学校这样的基础设施,也只能算是世界平均水平。机场老旧,城市脏乱,有大批的流浪汉和富人一起共同住在同一个街区。

奥克兰是美国第三暴力的城市,即便是在旧金山人们也不能够感觉到完全安全。这里有太多的入室抢劫、偷车贼,还有吸毒者在街上游逛。就算是最富的圣何塞和帕罗奥图,也生活着大批的穷人。

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印象是当地的警察要么是人手不足,要么就是受贿了。湾区的GDP跟瑞士一个国家都差不多,有时候你都怀疑这里交的税都干嘛去了?像上海或者东京这种面积数倍于湾区的城市都看起来要比湾区更加现代化。

由于这样不佳的治安以及财富的不平等,使得这里的企业主们每天都要经历两种不同的极端情况,白天他们在公司想着如何让汽车能够自动驾驶,晚上就要叫警察帮他们驱赶睡在他们家门口的流浪汉。


生活成本高昂
你也许听说过旧金山是世界上最贵的城市,因为在这里一房难求。由于科技新贵们的涌入,本地的居民不得不搬迁到更远的地方去。本地居民为生活支付两倍的成本,但是得到的却是很中庸的服务。整个湾区南部都是这样。

生活成本的上升对于整个生态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目前一个功能完整的房子一个月的租金要4000美金。

高租金意味着就需要高工资。员工的工资提高,意味着产品的价格就要提要,整个公司的竞争力就会降低。如果硅谷不能尽快地解决高房租的问题,那么整个生态系统就会变得对美国的其他城市越来越有利,或者对世界的其他地方越来越有利。

不好的行为
硅谷向来以自己的工作理念以及先进的技术而自豪,我当然相信生活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在为世界变得更美好作出努力。然而,最近硅谷出现了很多有关于歧视、欺骗、大男子主义的事件;而且这些事件的发生频率比我预想的要多。

这里我们说一个例子,一个标准的斯坦福辍学生创业的例子。主人公声称自己发明了一种无痛验血的方法,只需要一滴血,就可以完成检验。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媒体的宠儿,而且经常被拿来与斯蒂夫乔布斯相类比。她成功吸引到了7亿美元的风险投资,2015年公司的估值就达到了90亿美元。

她有什么成功的秘诀吗?他出生在一个富裕而有影响力的家庭,她能够成功地说服政商大佬们加入她的董事会,并为她的创业公司背书。不过很快有人向华尔街时报举报她的技术其实并没有用,她的公司估值应声下滑。

事件发生之后,她并没有承认自己撒了谎。她没有拿出证据去堵住批评者的嘴,而是选择去起诉一个医疗健康机构。 不过这些都太晚了,她们公司在硅谷的名声已经败坏了。核心员工开始离开公司,而她也面临着刑事犯罪诉讼。

Lily robotics是另外一个例子。他的创业公司声称自己要制作一个小型的无人机,这个无人机把它扔到空中,它就会自动地跟随人飞行。在预售中,他们每一件无人机卖了35美元,而且他们还获得了1500万美金的风险投资。无论怎么看,这都是硅谷天才创业的完美例子。

然而,在2016年晚些时候,每个人都惊讶地看到,该公司宣布破产,并且声称自己在生产过程中遇到了问题。有人指出,他们在众筹时使用的视频是伪造的,他们从来没有能力造出一个完整的产品。2017年5月该创始人被起诉,并被法院要求退还所有消费者支付的资金。

Uber也因为性别歧视以及宗教行为经常登上新闻,不过与前面的例子不同的是,Uber的CEO认错并且承担责任。至于Uber多长时间才能从各种负面消息的阴霾中恢复名声,这个让我们拭目以待。

移民问题
硅谷三分之一的人口出生在外国。一方面,这个事实造就了硅谷核心文化中的多样性和包容性;另一方面,硅谷人对于外来移民的态度却实质性地在倒退。

硅谷并不会对外来人口有特殊的照顾。美国人对待移民和对待来自于其他州的美国人是没有很大的区别的。有一次一个投资人跟我说,他说他理解我的处境,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移民,他来自于芝加哥。这不是开玩笑。

我想大多数美国人没有意识到世界其他地方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他们也不会知道从其他国家移民到美国并适应这个新环境有多么困难。有时候,一个移民需要努力奋斗数年才能够争取到一个来到更好地方生活的机会,从内心上讲,这时候他们已经累坏了。我并不是想说移民需要美国人的怜悯,而是想说理解移民优良的品质,对于整个生态系统是有好处的。移民通常很有毅力,积极向上,很有魅力,并且善于交往。

我这里特别想申明的是,移民克服了种种困难来到美国,他们所拥有的优良的品质和技能在募资和启动新公司的时候并没有被投资人考虑进去。

投资人通常期望移民企业家和一个白色人种的美国人、并且毕业于斯坦福的学生表现的一样。但这是不公平的,毕竟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都使用着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文化,并且接受着不同的教育。一般公司并不会给新到的外国人准备一个适应性的课程,告诉他们在这里什么是被期望的、他们应该怎么做。

结果就是本地硅谷人由于更适应这个环境而占有优势。有人会说,既然你想来到这里,你就要适应这里的环境。你想成为企业家,你就要自己解决这些问题。

通常,最好的一批移民都需要花数年的时间来熟悉硅谷的文化,而最终很多人都会对硅谷的文化产生偏见。

科技黑暗的一面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硅谷主要的问题就在于那些无家可归者,但实际上问题远远不止这些。企业家要操心的事情比人们想象的要多,有时候甚至能够让人精神崩溃。不时就能听到一些企业家由于无法摆脱压力,结束自己的生命。

寒武纪基因组的创始人,在2015年出去旅行一次回来后,就自杀了。“这件事情提醒我,你无法预知哪一个企业家实际正在苦苦挣扎”,前Y Combinator主席Sam Altman说。

这些创始人的自杀,只是这个行业令人沮丧的激烈的竞争以及其他精神问题的一个极端例子。想要创办一家公司,并且完成伟大的事情,给创始人带来巨大的压力。事实上最近的一份报告表明,创始人确实是精神问题多发的群体。

参与调查的242名企业家中,有49%的人有一定程度上的人心理问题。抑郁是这里面最常见的心理问题,大概有30%的企业家都存在这个问题。第二严重的问题是多动症,他的占比大概是29%。第三严重的问题是焦虑,他的占比大概是27%。这些数值都比美国的平均水平要高很多,平均来说,美国人口中只有7%的人有抑郁的倾向。

令人惊讶的是,根据调查结果,创始人的家庭也受心理问题的影响。有百分72%的企业家,要么自己,要么自己的家人,有心理的问题。

文化完整性
在过去的五年中,硅谷出现了一个恼人的文化现象,我们称之为生态系统的好莱坞化。这个问题,受到了高工资和快速致富梦的催化。它使得年轻学者们都希望拥有很高的头衔,并且自己拥有很强的自尊心。但这与硅谷脚踏实地的文化是有冲突的。

移民们也会抱怨这里人们的生活太围绕着科技和商业了。如果你去参加1个宴会,或者是去一个酒吧,这里人们谈论的话题总是围绕着创业公司,以及谁在做什么。你很难跟人简单的聊聊文化和政治。没有一顿饭的席间是不讨论商业的。

有关文化的完整性,硅谷人应该自省。放弃文化的其他方面,会对硅谷未来的潜力造成影响。在面向未来的生活中,人类需要的不仅仅是工作的技能。

真正的知识界精英?
在过去的5年中,我见过很多成功的企业家或CEO,他们都来自于不同的国家,但他们都难以理解和适应硅谷的规则。于是他们开始质问,硅谷的文化真的是真正的精英文化吗?

例如,我遇见一个超级聪明的欧洲女生,她拥有多个博士学位,但是她对facebook的面试流程非常的恼怒。facebook的面试中要求她解决一个实际的问题,而这时他们还没有准备雇佣她。整个面试过程让她感觉非常的不愉快,而且她不理解,既然她的学位如此的好,她为什么还要接受这么多的面试?她觉得硅谷错了,因为在家乡,人们都抢着雇佣她。

硅谷的人们希望移民能够通过成功来证明自己。但是由于移民需要面对文化和行为差异上的适应,这个过程可能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导致移民想获得成功并不那么容易。在这里,移民要么认命,承认自己并不是一个很突出的人,要么谦逊地参与这个生态系统。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选择了认命。

总结
在这章的最后,我要给开放热情地欢迎了我的硅谷人民一个公道。尽管硅谷有这么多不完美的地方,但它仍然是我见过的最接近于知识精英天堂的地方。

在很多的国家生活过,并且在与很多不同文化的人打过交道后,我对各种生态系统的优缺点有了一定的了解。我得说,对于知识精英来说,硅谷还是最好的地方。尽管在硅谷这个生态系统中有着不平等的问题,但是这里产生了这么多伟大的公司,那么不得不说,这个生态系统和运行机制是有效的。

如果你聪明、努力,并且愿意适应这个文化,在硅谷,你总会有出路的。成功需要策略上的耐心,快速学习的能力,与他人合作,谦逊地学习以及强大的内心。
用户评论